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 > 第28章 他们相爱一生,一生太短
    畅阅看书网 changyuekanshu.com,最快更新不再在人群中说爱你最新章节!

    袁晓是傅寒生和岑欢的证婚人。

    岑欢回来当天,傅寒生就迫不及待拉着岑欢去领了证,领完证,

    岑欢坐在车里,傻乎乎问傅寒生,“我们这样算闪婚吗?”

    傅寒生冷笑一声,显然对隔了这么久才能把岑欢绑在自己的配偶栏上有所不满,“闪婚个屁!十五年了!”

    八岁,她被带到傅家第一次见到傅寒生,到如今,她二十三岁。

    时间一去已经十五年。

    岑欢轻笑说,“十五年了。”

    傅寒生带岑欢买了个戒指,两人才一起回了傅家。

    岑欢五年多不曾见过傅家的长辈,心里没来由的紧张,傅寒生揽着她的腰,安慰她说,“放心,该解释的我都解释过了,他们都很想你,也觉得很对不起,都想让你回家。”

    岑欢听着他的话,心里轻松不少。

    管家最先见到岑欢,看到她的时候,惊呼了一声,“小姐回来了!”

    岑欢连忙点点头,“我回来了!”

    管家激动得热泪盈眶,连忙转身进屋高喊,“老爷夫人,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里面马上传来傅母的惊呼声,“是岑欢回来了吗?欢欢回来了吗?”

    “是啊是啊!”

    接着就有一对老年夫妇从屋里冲出来,奔到了岑欢眼前,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傅母上前一把抱住岑欢,哭得泪如雨下,“傻孩子!傻孩子!现在才回来!妈妈从来没觉得会是你害死静静,你偏偏还以为我们都跟寒生一样冤枉你,你个傻瓜!你怎么样的人,我这个把你养了十年的人还会不清楚么?!傻瓜!想死我了!这么多次探监都不肯见我,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你!”

    岑欢按捺不住心中的感动,紧紧抱住傅母,“妈——”

    傅父眼眶也跟着红了,上前抱住了两个女人,“好了,别哭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以后咱们还是和和气气的一家人。”

    傅寒生拿起岑欢戴戒指的手,“一家人。”

    傅母喜笑颜开,惊道,“你们在一起了?”

    岑欢微微一羞涩,傅寒生倒是厚脸皮,直接道,“证也领了。”

    傅母马上不高兴了,一巴掌呼在傅寒生背脊上,“连个婚礼都不办,就这么把欢欢讨回家?有你这么娶媳妇的吗?嗯?”

    傅寒生:“……”

    傅母揽过岑欢的肩膀,轻声细语道,“欢欢,别担心,妈马上给你挑个黄道吉日,风风光光地嫁到咱们傅家来,到时候婚礼办得气派点,场面大点。肚子五个月大没关系,但这毕竟你第一次结婚,怎么也得隆重点。”

    岑欢点点头,笑着:“谢谢妈。”

    傅寒生不乐意了,“什么叫第一次结婚?还有第二次不成?”

    傅母瘪瘪嘴,“要是将来岑欢嫌弃你,跟你离婚再找其他更好的男人,我没意见。你自己问问你自己,你配得上我们欢欢么?”

    岑欢笑:“……”

    傅寒生:“………………”

    一家四口好久没一起团团圆圆地吃过一顿,这会儿围在一桌,吃了顿午饭,用了有个两个钟头,怀念他们儿时的往事趣事,还有曾经发生过的历历在目的种种。

    ……

    晚上岑欢和傅寒生是在家里过得夜。

    岑欢洗了澡,看见傅寒生坐在床上什么也不干,有些好笑地问,“你在想什么呢?”

    “想你。”他直接道。

    岑欢一怔,随即笑开。

    傅寒生勾了勾手,岑欢马上走过去,进到他怀里。傅寒生一触及岑欢的肌肤,呼吸就粗了几分,隐隐带着几分情欲的味道,性感又禁欲的味道。

    傅寒生摸了摸岑欢五个月大的肚子,“五个月。”

    岑欢点点头。

    “他乖吗?”

    “还行。”

    “不乖等他出来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什么收拾不收拾,儿子收拾倒也说得过去,万一是个女儿呢!”

    傅寒生笑了两声,“一定是儿子。”

    “切。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傅寒生呼吸促狭,他小心翼翼地按着岑欢的肩膀将她摁倒在床上,整个人倾覆上前,颇具有暗示意味地说,“新婚之夜呢。”

    岑欢知道他的意思,笑了,仰起头,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轻轻碰了碰他的嘴唇,“是啊老公。”

    老公两个字跟沾了蜜糖一样,很甜。

    傅寒生低低地笑了,眼瞳里倒映着岑欢在月光下妖娆的身体,说:“傅太太可真青涩又诱人,看来为夫以后还要好好调教调教开发开发才行。”

    最后一句话消失在两个人紧紧黏连在一起的嘴唇之间。

    她听见他似乎也低低地叫她——

    “老婆……”

    ……

    岑欢生产那天是个阴雨天,天气略有些湿漉漉的。

    傅寒生本来想进去陪产,但岑欢死活不让。傅寒生只好作罢。

    他有些焦躁,在产房门口走来走去,傅母看着烦了,喊住他,“别走了。坐下来。”

    傅寒生沉默了会,但脚步停了下来。

    傅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了笑,说,“看到你这样,我忽然想五年前你生日那天。”

    傅寒生头皮一麻。

    “那天你不是出去了吗?一早就和余静静约着出门玩了。岑欢不知道,她起了个大早,大概管家还没起床的时候,她就已经起床了,在你门口走来走去,管家撞见了,就问她在干嘛,她也不肯说;后来管家忙其他事去了,也就没再问她,到我起床的时候,她还在你门口走来走去,我也很奇怪,她在干什么呢,我问她,她也不肯说,最后还跑走了。”

    “我一直都想问她她那天到底想干什么,可惜还没问的机会,就出了余静静的事情。哎——”顿了顿,傅母问他,“你觉得,欢欢那天是想干什么呢?”

    傅寒生沉默半晌,摇摇头。

    傅母又笑了,“寒生,你一直以为你喜欢余静静,可是你真的喜欢她吗?那天你回来的晚,我晚上口渴来喝水,刚好看见你恶狠狠地质问岑欢,说她不把你放在心上,在咱们家待了十年了,连像样的礼物都不给你准备。”

    傅寒生当然记得这件事。

    他生日那天和余静静吵了一架,余静静总是说他不够爱她,他烦躁得很,回来的时候,看见岑欢在他门口走来走去,他当时也不知道是哪里积的一股怨气,劈头盖脸地羞辱了她一顿。

    尤其是他问岑欢要生日礼物的时候,岑欢慌措地看了他一眼,竟然摇了摇头,他当时气得就说了那么一句话。

    岑欢那时就跑了。

    傅母坐在长椅上,长长地叹了口气,轻声说,“我很久之前就跟你说啊,岑欢和你才最相配。你还不相信我……”

    静了静。产房门开了,医生抱着孩子,说道,“恭喜傅先生,是个儿子,六斤八两,身体健康。”

    傅寒生接过在医生怀里哇哇大哭的娃,问医生,“我老婆呢?还好么?”

    医生让开了门,傅寒生抬了抬眼皮,就看见岑欢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目光温柔缱绻,轻轻降落在他身上。

    傅寒生忽然有一个瞬间,热泪盈眶。

    他慢慢地走过去,不断地占据她的视线,最后站到她跟前,小心翼翼地把儿子送到岑欢眼前,给她看,说:“辛苦了。”

    岑欢摇摇头,看着自己的孩子,发白的嘴唇微微绽开一个微笑,“才不辛苦。”

    傅寒生也跟着她笑,“傻瓜。”

    “你才傻瓜。”

    “妈说,五年前我生日那天,你在我门口走来走去,你当时想干什么?”

    岑欢微微诧异,似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过了一会,她才偏过头,看向不具名的方向,笑着轻声说:“问这个干吗。我已经不记得了。也许我那时候是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吧。”

    ……

    那天是傅寒生的生日,她清楚的记得。

    她在他生气的前一个月,花了很多很多心思想帮他准备生日礼物,可怎么也找不到最好的最适合他的生日礼物。

    最后她想了想,决定豁出去了,决定把她喜欢他的心思在这样隆重的日子里告诉傅寒生。

    于是她那天非常紧张,从早上开始等,但傅母说傅寒生不在家,她就等晚上,一直等到很晚,才等到傅寒生回来。

    傅寒生回来的时候心情并不好,她有些紧张,扭扭捏捏地犹豫了好久,才走过去,想跟他表白。

    然而就在她要表白的时候,她看见了傅寒生白色衬衫上印着的口红印,还有他脖子上小小的吻痕。她就好像被泼了盆冷水,整个人傻住了。

    什么表白的心思都没了。

    ……

    岑欢从回忆里抽身,人已经被推入普通病房。

    她正想睡一觉歇一歇,忽然听见病房门被关上,傅寒生斜着一条腿,靠在门口,静静地望着她,他轻轻开口,“其实那天,我和余静静吵架了。余静静觉得我不够爱她,觉得我对你跟对她不一样,因为我经常会对你发脾气,对你说三道四,在你面前会不那么成熟,余静静说这是我没那么爱她的表现。”

    顿了顿,傅寒生眼睛越发得亮,他继续说:“所以我那天回来不太高兴,我觉得是你害的我和余静静吵架的。而且你还没给我准备生日礼物,我就更不高兴了。”

    岑欢听着听着,也明白了傅寒生这话其中的意思。

    也许很多爱,都来得没什么道理。可能有些爱,潜藏在生活的细枝末节里,潜伏在一个小小的习惯里。说不清也道不明。但这就是爱。

    岑欢笑着,撒了一个很善意的谎言,温柔地说,“其实我那天真的是想跟你表白的。但你那天生气了,我就没有说出口。”

    也许她说出口,那天她也就不会找梁姝倾诉,也不会被梁姝灌醉酒,说不定第二天她就不会懒床,说不定她的画画比赛也不会迟到,而余静静说不定也不会死。

    然而这个世上,从来没有这么多也许。

    静了静。

    他们的目光和风交织在一起,情意缠绵。

    岑欢笑着,淡淡地开口,“我们还有余生,余生还很长。寒生,这就够了。”

    是啊。

    他们的一生太短,可他们的余生还很长。

    这一生热爱,前路璀璨,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