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玄幻小说 > 网游之盗版神话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要当黑衣卫!
    “高见?”

    听闻项煜所言,唐月红嘴角紧拉的翻了个白眼,神情不屑的说道:“好男不跟女斗是没错,可你们两个能不能算是好男,老娘就不知道了。”

    “呃……”

    “这……”

    闻言,项煜与项鹤山皆是为之一怔,继而在心中暗自咧了咧大嘴后,相识苦笑着摇了摇头。

    见状,唐月红神色鄙夷的抿了抿了红唇,继而在坦然自若的挺身坐正之后,朝着那喜笑颜开、满面得意的站在项鹤山身旁的项文强招了招手,老神在在的说道:“过来文强,离这两个好男远一点。”

    “呃……”闻言,项文强微微一愣,继而笑眼微眯的扫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和项煜,笑咧着嘴的说道:“好!”

    “嘿嘿……”语毕之后,项文强笑眼微眯的低笑了一声,继而大步流星的绕行过项鹤山所在的席位,一摆手三晃头朝着唐月红走去。

    听闻唐月红所言,项煜同项鹤山暗暗的咧了咧嘴,继而无奈的摇头一笑,选择了闭口不言。

    “娘亲。”在走到唐月红的近前后,项文强微微咧嘴一笑,而后突然的一挺胸膛、神情肃穆的回转过身,继而左脚后撤的后退了一步之后,双手背负、昂首挺胸的站在了唐月红的身后。

    此时的项文强,无论是身姿还是神态,都与那些令行禁止、正在原地待命的兵侍一般无二,只不过,此时这名兵侍的眼中,却是饱含着幸灾乐祸的窃喜之色。

    见状,项鹤山顿时嘴角一牵、眉头一抖,继而苦笑着摇了摇头,神色怅然、语重心长的低叹道:“苦也、命也……”

    “呵呵……”闻言,项煜倍感同情的摇了摇头,而后心中窃笑的回转过身,便不欲理会这一家三口之间的“恩恩怨怨”。

    “嘿嘿……”

    听闻项鹤山的叹息,项文强眼睑笑眯的在心中发出一声窃笑,而后转目看向前方那转身过半的项煜,眼睛微微眨动的轻唤道:“二叔?”

    闻声,项煜顿时身形一顿,继而再度的回转过身,眉头微扬的望着项文强说道:“怎么了……”

    闻言,项文强状似天真的眨了眨眼睛,而后嘴角紧扯的吧了吧唧嘴,斜眉外眼、状似随意的问道:“大哥呢?他到底去哪了啊?怎么过了这么久还不回来啊?”

    “嗯?”在项文强话语出口之时,一旁黯然神伤的项鹤山顿时目光一动,而后微微的偏转过头、面色转正的看向前方的项煜。

    “……”与此同时,那安然在座的唐月红,也在声息微微一窒之后,红唇微抿的看向前侧的项煜。

    “这……”听闻项文强所问,项煜顿时为之一怔,继而目光渐变深空、嘴唇渐渐抿紧的沉默了下来。

    见项煜沉默,项文强顿时目光一黯,继而面上表情全消、心中大感失落的垂下了脑袋。

    “唉……”

    感受到项煜情绪上的低落和失意,唐月红神色微怅的在心中发出一声低叹,继而目含嗔怒看向身旁的项文强,眉宇渐渐沉凝的低训道:“你这臭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呵呵……”

    与此同时,就在唐月红话语传出之际,随着一声淡然清幽的轻笑声,那神色悠然、双手背负在后的项南峰,却是从旁侧的席道中走了过来。

    闻声,项煜四人顿时目中一动,纷纷的偏转过头,看向那款步而来的项南峰。

    见项南峰一副心怀舒畅的模样,项煜不着痕迹的轻提了一口心气,而后朝着项南峰微微点头一笑,唤称道:“父亲……”

    见项南峰走来,项鹤山与唐月红皆是会心一笑,而后异口同声的唤称道:“族叔。”

    见来人是项南峰,情绪低落的项文强微微咧嘴一笑,继而在神色郑重的朝着项南峰抱拳一拜后,面带笑意的唤称道:“族长爷爷……”

    “呵呵……”

    见状,项南峰顿时笑眼一眯,继而在脚步不停的迈步前行之时,对着项文强微微点头一笑,面带笑意的说道:“坐吧,今日乃是欢聚之日,无需这么正式。”

    “是。”闻言,项文强顿时点头称是,而后眼目微垂的偏转过身,步伐轻稳的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

    在项文强重新归位之时,项南峰也自席道中走来,在项煜左手方的席位上款款落座了下来。

    “呼……”

    落座之后,项南峰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大气,而后转目环顾着那些各自回席的族子们,摇头苦笑道:“这些小债主,真是让人头疼啊……”

    闻言,项煜微微扬嘴一笑,而后举目看向天际的烟火之海,老神在在的说道:“还不是您老人家总爱胡乱许诺,否则这些个小子们,又怎会如此胡搅蛮缠……”

    “正是如此!”

    闻言,位于后座的项鹤山顿时咧嘴一笑,摇头晃脑、面带坏笑的附和道:“嘿嘿,正所谓不作不死,您老这绝对是自作自受啊!”

    见状,唐月红微微翻了个白眼,而后举目仰望着上方璀璨生辉的夜空,目光渐变深空的静坐了下来。

    听闻二人所言,项南峰顿时声息一窒,继而苦笑着摇了摇头,嘴角牵动的说道:“我那是看重这些小子们的天资,所以在心生赏识之下,才一时兴起的许以后诺、以激励他们奋发图强,可哪知他们这一个个的,却是对老夫的宝物念念不忘……”

    言及此处,项南峰又是苦笑出声,而后大感侥幸的摇头轻叹道:“幸好那小王八蛋不在族中,否则这一次,老夫定要付出极为昂贵和惨痛的代价……”

    听闻项南峰所言,除却那扬面观天、怔然出神的唐月红之外,项煜、项鹤山和项文强皆是声息一窒,继而心绪不一、神情不同的沉默了下来。

    察觉到身旁突然安静的氛围,项南峰顿时心中一动,而以项南峰之心智,自是瞬时明了了这其中的根由。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在瞬时反应过来之后,项南峰嘴角牵动的在心中嘀咕了一句,而后动手自斟了一杯酒水,以右手拈杯的将玉杯举至眼前,继而眉头皱拧、神色轻佻的望着手中的玉杯,洒然的轻笑道:“你们不用担心那个小鬼,那小王八蛋天命长远又机敏过人,放眼这天底下,除却老夫之外,又有谁能够揪住他的小辫子……”

    闻言,项煜与项鹤山只是目中一动,但一旁眼目低垂的项文强,却顿时目中一亮、心中的失落也顿消了大半,继而喜形于色的抬起面庞,大点其头的附和道:“不错!以大哥的种种手段和妙计,这世上哪有人能斗得过他?”

    “嘿嘿……”

    言及此处,项文强突然咧嘴一笑,而后神情振奋的望着项南峰,目露期待的问道:“族长爷爷,那大哥什么时候能回来?”

    闻言,项南峰微微扬嘴一笑,而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嘴角微扬的说道:“他啊,暂时是回不来了……”

    言及此处,项南峰微微一顿话语,而后举目远望向天界的南方,目光渐变深远的说道:“不过,等他回归家族之时,必然已是人中龙凤!”

    听闻项南峰的前半句话语,项文强顿时声息一窒、目光一黯,心中的失落又再度涌起,但在听到项南峰的后半句话时,项文强却又突然目光一亮、心中的失落也顿时烟消云散。

    “人中龙凤……”

    在细细的品味了一番项南峰话语中的意味后,项文强双目愈发炯然的点了点头,心潮澎湃的低喃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听起来……好像很很厉害的样子……”

    闻言,一旁目含隐忧、沉默在座的项鹤山顿时眉头一抖,而后斜眼审视着项文强,嘴角斜扯的在心中腹诽道:“这小子,已然被那臭小子带偏了道路……”

    “呵呵……”听闻项文强所言,那心绪迂回变迁、目光深空的项煜先是为之一怔,继而神色无奈、微摇其头的发出一声轻笑。

    不知是因这一声轻笑,还是受触于项文强的天真童言,项煜心中的繁杂的思绪和忧怅也一扫而空,重新归复了以往的平静和沉稳。

    “呵。”察觉到几人情绪上的变动,项南峰不由莞尔一笑,而后轻笑着持杯凑前、面庞微扬的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在眼眸微闭的回味了片刻后,项南峰微微扬嘴一笑,而后将手中的玉杯轻放在席案上,嘴角微扬、神色坦然的说道:“若你想,老夫也可助你成为人中龙凤。”

    项南峰虽然是目视前方,但单听其具体的言辞,也不难看出:此言,是对项文强所说。

    “……”闻言,项煜与项鹤山顿时眉尾一抖,而后纷自摇头的发出一声苦笑。

    “什么……”

    听闻项南峰所言,项文强顿时目光一亮,而后抬手连连指点着自己的鼻头,激动振奋的连声说道:“我么!是我么!族长爷爷,你这话可会算数!”

    闻言,项南峰顿时面皮一抖,幡然醒神之下,直骂自己又“一时兴起”……

    但此时话已说出,任项南峰心中如何作想,已是不能反口推悔。

    在嘴角牵动的苦笑了一声后,项南峰故作坦然的点了点头,掷地有声的说道:“不错!”

    见项南峰点头确认,项文强先是声息一窒,而后猛地从座位上蹿了起来,目中神采强盛至极、神色激动雀跃的喜声追问道:“那你要怎么助我?是给我灵兵宝器、还是奇丹药宝?还是怎样?”

    “呃……”闻言,项南峰如同中了利剑锥心一般,顿时心腑一阵刺痛,但此刻项南峰已是骑虎难下,也能硬着头皮赶上。

    在微微沉痛了片刻后,项南峰牵强一笑,嘴角牵动的说道:“那要看你想要什么了……”

    闻言,项文强的双目中,陡然的炸现出锋锐的精光,而后毫不迟疑、脱口而出的高呼道:“那我要当黑衣卫!”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