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魄之乱世步伐 > 神魄之乱世步伐 chapter.6
    就在向蒙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在唯泽前面的树丛中,就窜出一头比唯泽要高两头不等的黑熊,它向旁边快速的跑了两步,径直的朝着向蒙扑过来!

    唯泽见状暗叫不好,同时立即像向蒙跑去。

    她怎么就忘了动物界有一条铁责叫弱肉强食,当然是会先攻击看上去更弱的那个啊!

    但是凭她怎么跑的过距离向蒙更近的黑熊,它此刻已经到达距离向蒙两米的地方,并在奔跑的过程中迅速转换为后退站立的模式,挥着掌,张着恶臭的嘴朝着他扑来!

    向蒙眼底并没有多少慌乱,尽管他此刻没带上神魄,也毫无攻击力。他灵敏的后退几步,黑熊扑空,再次愤怒的铺过去!

    唯泽乘机挥刀而下,速度快的使得黑熊在扑的过程中还未落地便失去左前臂!粗壮的断臂在截面碰洒而出的热血中掉落在地,霎时间将落叶染的血红!

    由于唯泽的速度太快,短暂的时间内让痛觉不是很明显,但这一击让它失去了平衡,向前倒去。

    糟了,向蒙……

    唯泽狠狠地剑插在熊背上,脚一踩,准确的抓住向蒙的手臂,在熊倒下来之前把他拉上熊背。

    黑熊因为痛苦,吼叫声响彻云霄。

    唯泽微笑,她刚刚将剑插入熊的心脏,就凭她的力气绝对不可能达到一击致命,不过……就刚刚借力的那一下,她可是踩在了刀柄上!她的剑,准确的戳穿黑熊的心脏!

    她带着向蒙快速离开,就连剑都没拔出——

    她知道,那只熊已经彻底的被激怒了。现在呆在它周围简直是必死无疑!

    熊因为唯泽这致命一击而痛苦,它红着眼爬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准备最后一击!

    唯泽手腕微勾,数十枚闪着寒光的银针被夹在手指中。

    赌吧!

    现在只能看,她究竟能不能避开要害活下来了!

    “向蒙,不要离开这里!”

    她说,迅速远离。

    她避开熊掌重重的拍击,将细长到几乎不可见的银针直直的,顺着它的天灵盖插入额头!

    看的让向蒙忍不住身体一颤!

    唯泽脚踩在熊背上,借势拔出了她的剑。熊血喷了她满脸一身!

    太恶心了!她来不及抹掉血,半转刀锋,朝着熊肋骨方向看过去!

    黑熊砰的一声倒地。流血不止,喘息不已,鲜血源源不断的从它血淋淋的断壁口和心脏处流出来,眼看这就要将全身的血液流尽!

    刀还卡在熊的肋骨间隙处,唯泽被熊掌最后势如破竹的一下击中胸口,差点吐血!

    她收不回势头的在地上滚了几圈,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脸色苍白的无以复加。

    站在一边看她倒在熊的旁边的向蒙本想上前来帮忙,谁知她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居然还恨恨的踩了血槽已空的熊几脚,颇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唯泽拔出剑,有些心疼的抚摸它的刀身,“对不起,对你这么粗鲁……”

    她的身子突然晃了晃,就在向蒙以为她坚持不住了要昏迷过去的时候,她却突然有站稳了。

    “得赶快离开这里,这里是这个熊的领地。”唯泽冷淡的看了眼倒在脚下的熊,“很快就会有援兵的。”

    可是她啊,胸口被拍的现在还疼呢……

    因为走的不远,所以很快就离开了森林。

    外面一瞬间就明亮了很多,也让向蒙看清楚了,喷洒在唯泽脸上的血液。

    她的脸好苍白!

    唯泽不声不吭的走到一棵树旁,弯下腰,似乎在干呕。

    好难受!

    那个熊的血好难闻!

    她的鼻尖全部都是血腥味,刺激她的胃,一阵一阵的绞痛。

    关键时刻,她突然又记起了上回吐出谜幽翼憐的事……然后就真的吐了。

    死球果然又是你的错!

    站在原地的向蒙看不下去了,他朝四周看了看,确定了那边有水源。

    “去那边,把自己清洗一下。”

    唯泽艰难的转过身,突然拔剑出鞘,满脸肃杀的朝着向蒙的方向跑去:“别动!”

    向蒙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唯泽凌空一跃,手起刀落,向蒙身后两声轰然倒地的巨响伴随着熊的爆吼,那声音在耳边炸开!

    向蒙只觉得和死神擦肩而过,而心中就只有一句话:如果她再慢一点,自己的脑袋就没有了。

    可是那熊的防御力异常强悍,居然又爬起来了!

    爬起来的过程让向蒙有了反应的时间。

    他淡定的后退,远离了战场。

    熊迎面就扑了过来!

    他嘴角微勾,下一秒,果然就看见唯泽挥刀而上,戳到了熊的前肩:“断它动脉!”

    战斗他确实帮不上忙啦,不过就比智慧,他分分钟可以玩死那两头熊。

    唯泽相当愉快的依言砍断了动脉,鲜血喷涌而出。

    她来不及转头,在操刀而上砍杀另一头熊之前的瞬间束起拇指对着向蒙的方向。

    goodjob!

    熊扭过庞大的身体袭了过来,唯泽瞅准时机,面向右侧的一棵树加速跑了起来。熊被她的行为弄得不知所措,愣了几秒,冲着唯泽的背影杀了过去。

    哦哦,来来来,让我送你们去团聚!

    她以冲刺的速度冲到早已选定的那棵树前,并未停下的脚步没有丝毫减慢,而是蹬着树干,一跃而起!

    左脚踏在微微向外倾斜的树的主干上,右脚乘机发力,同时在空中来了个180°转身——身体与大地平行,她面朝大地,双手改变刀尖的方向。

    刀尖对着地面上的熊!

    她像天上降下的冰刀一样!

    刺向它!

    必杀!

    “吼————!”

    唯泽眯起眼,和熊一起,摔在地面上。

    熊在最后一刻是有多么不甘她是不确定,只不过……刚刚那一击用掉了她剩余的全部力量,在不快点离开这里的话……

    呃……

    她的身体好想不允许她在活动了。

    她痛苦的蜷缩起身体,感受来自胸口出刀刮一般的疼痛——

    好疼……

    那只熊死前的一击,一定是包含着不甘与恨意的。

    最少,也伤到了心脏吗……

    “唯泽,唯泽?”

    唯泽眯起眼睛,握住向蒙伸出来的手。

    “赶快离开这里,我……没力气了。”

    她说,嘴里吐出红到触目惊心的血。

    向蒙视线一凝。

    “站起来!我背你。”

    唯泽盯着地面上的血,感受自己体内的变化:“向蒙,带我去河边。”

    说罢,她就已经昏迷。

    她在想什么?

    向蒙不解,现在不是应该赶快回基地治疗吗?

    饶是这样想,他还是带着昏迷的唯泽,走到了河边。

    运气很好的,似乎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

    他用水将唯泽脸上已经干涸的血痂冲洗干净,然后靠在山壁边疲惫的闭起眼。

    谁会知道只是兴致突发的出来走走就遇到这种事情……更没想到的事,这个一向不着边际的小丫头认真起来居然会这么厉害。

    过了好一会,唯泽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嗯?为什么会是不好的事情?

    不应该是噩梦吗?

    向蒙内心想,不过他表面还是特别淡定的看着唯泽挣扎的走到水源边,缓缓的解开扣子,脱下外套。

    这时他才看到,她腹部,被熊掌撕扯开来的,向外翻卷的狰狞伤口!

    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可以活下来!

    “向蒙,可以来帮帮我么?”她淡淡的说,同时咬紧下唇,将贴紧伤口的白衬衫撕了下来——

    她的嘴唇泛白,隐隐有血迹渗出。

    看上去她是非常怕疼的吧……

    伤势果然特别严重。

    她的额头沏满冷汗,泛青的指尖颤抖着,将随身携带的药递给他。

    这是向蒙才发现,她居然……

    这妮子居然,怕血?!

    那她刚刚是怎么杀了三头熊的?!!

    可惜向蒙的疑问无人解答,因为当事人在撕开衣服之后就昏死过去了。

    唉,能怎么办呢,等以后再问呗。

    向蒙虽然没给人治疗过伤,但基本理论还是知道的。

    但是没有东西可以灭菌……

    他低头看看干枯的树枝,突然笑了——

    谁说没有东西的……

    .

    距离唯泽昏死过去已经过了三天。

    今天,她突然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又快速的躺了下去,一脸肉痛的捂着自己的小腹。

    花擦伤口又要裂开了……

    鉴于她没带神魄独自一人大战三头熊的英勇事迹快速传播,已经俨然成为塔图普通人员的偶像!

    她的房间四周摆着鲜花,温馨的和病房为啥两样。

    还有人本着慰劳的心里送来的水果,上面绑着纸条,飘飘如挽联。

    随后唯泽就从挽联果篮中掰出一根香蕉,淡定的吃着。

    “呦,向蒙,来蹭水果的吗?”她冲着门前的向蒙晃晃手中还剩半截的香蕉。

    向蒙:“……”

    他就知道来检查唯泽伤势这个决定很蠢。

    “哈哈别介意啦,过来过来。”唯泽顺手再从果篮中捞过一个苹果,扔给他,“多亏你当时治疗及时,不然我就死定了。”

    随手掉到唯泽扔过来的苹果,向蒙在心里默默的想就算我不救你你也一定死不了。

    这是他在回来之后才发现的秘密。唯泽的脑电波……确实和常人不同,就连身体机能也是一样。

    值得庆幸吗,好在这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事情,否则……

    看着一脸不满抱怨他太浪费的唯泽,向蒙心里风起云涌。

    你绝对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