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那世今生 > 一千零九十八,老板深不可测!
    国视受命组织的活动,外面上向来不含糊,怎么也不让人挑出褒贬来。

    该讲究的绝不会心疼钱,国视的大方在很多会过日子的人看来是糟践钱,可是某些人则觉得是体现泱泱大国的气度。

    王老实其实也不大喜欢这个所谓的上档次,走进专门给他使用的豪华休息室,上下打量过后,他不由撇着嘴说,“看吧,这也就是咱天朝上国才有的,恩泽四夷哟。”

    老板的讥讽,张嫣只是抿了抿嘴,注意力还是在活动安排表上。

    只有老邱嘿嘿笑着配合说,“自古如此,怕现今也免不了俗。”

    王老实坐到茶座前,拍了拍桌子,若有所思的说,“还别说,这东西真对我胃口。”

    老邱会心一笑,说,“都是有标准的。”,他可不会挑明了说,其中还有他的因素,不然人家咋会清楚的知道王大老板喜好?

    跟老邱说笑了一会儿,外面有人进来说张扬到了,模样再怎么寒碜,不能放弃他的人才属性。

    在张扬身上,王老实非常矛盾,其人性的复杂表现的足够鲜明。

    这次叫张扬过来,纯提携,表示器重,明白的告诉老吴同志,就这货。

    张扬坐下后,还是有些放不开,几乎不插话,只安静的听王大老板低调的吹牛逼。

    说话的时候,王老实眼神几次扫过张扬,发现这货精力还是很集中的,每一次都冲自己笑,就是难看了点。

    时间不大,张嫣拿着表格过来说,“王董,我分析过了,主办方希望咱参加的活动一共是七项,但我觉得其中五项无需参加,您看一下。”

    王老实接过去。

    这次的活动很庞杂,涉及了很多方面,光时间就长达一周,作为华夏拿得出手的人物,主办方希望王老实尽可能的多参与。

    “这是确定了的?”

    老邱在一旁说,“还不是最终确定的,可以修改。”

    张嫣在表格上用笔做了标记,除了主旨演讲和一个与洋鬼子对话的,其他几个项目都被划掉。

    出人意料的,王老板将表格递给张扬,问,“你觉得呢?”

    “额……”,张扬措手不及了,没想到王大老板出牌套路这么溜儿。

    憋红了脸的小张同志,低着头细看,从他起伏的胸口看,这哥们儿小心脏跳得比平时快。

    老邱眼睛里充满了不确定,老板今天此举不寻常。

    好一会儿,张扬瓮声瓮气的说,“王董,我个人觉得京城大学的这项活动您也可以考虑、考虑。”

    真特么的人才,脑瓜儿好使啊!

    什么事儿就怕对比,短短时间里,人家就考虑的那么周到,张嫣就不说了,自己麾下随便拿一个出来,恐怕都不如张扬这厮。

    最残忍的就是用钱四儿跟人家张扬比,但凡四爷要点脸,自己死了拉倒。

    因为货比货得扔。

    这会儿,王老实多少有些后悔,冲动了,留着自己用岂不是更好?

    王老实收回思绪,冷不丁的问张扬,“你抽烟?”

    说真的,跟这样的牛人相处,要体现自己的牛逼,千万不能按套路出牌。

    大老板说话转弯快,正常人可跟不上,张扬也是,被王老实说得一愣愣的,他下意识的点头,“偶尔抽一支。”

    委婉的说法,实际就是他也是烟鬼一名。

    王老实笑了笑,从包里掏出来一盒,自己拿了一支,然后似乎很熟悉切随意的扔给张扬,扭头冲张嫣说,“就按张扬的意思办!”

    张扬正接着烟盒,还没拿,听到大老板的话,整个人都僵住,血脉麻利儿偾张。

    搁在古代,这货必须纳头便拜才行。

    张嫣出去了,她要落实刚才的决定。

    剩下的时间自然就是没谱儿的胡说八道,刚才还谨慎异常的张扬,此刻已经跟着喷云吐雾,还小心的跟着插科打诨,说些没溜儿的段子。

    三人中,老邱最鸡贼,不过他并不清楚内里还有别的事情。

    ※※※

    正式活动还要三天,王大老板怎么会屈尊提前抵达?

    不是他多给国视面子,而是顺便安排的。

    华夏国内有名望的经济人物大都来到这里,提前进行私下的交流几乎是全世界都流行的方式。

    王老实要接连参加几个小型的宴会,他要见几个很重要的合作伙伴。

    现在世界经济处于剧烈变动中,太多人看不透其大趋势,这对于够份量的企业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跟王老实沾边儿的人希望能够从王大老板这里获得某些指点,比如服俊,马老板,刘健等等。

    除了亲近的那些货们,还有一些人想着当挂件也凑过来,这时候,王老实就成了稀缺资源。

    没办法,人混的就是这么个环境,王老实之所以提前入住,就是打算把自己交给他们了,不然他待在家里,绝逼不会出来给脸。

    开幕前的最后一个晚餐,是周浩鹏的,能够轮的上,他还得感谢钱四儿,因为能跟钱四爷说得上话的没几个正经货,他怕带了过来给自己丢人。

    经济的活跃程度,南方远比北方要强,周浩鹏竟然可以请得动王落实,那些半信半疑而来的人都惊讶万分。

    其中有两个人是周浩鹏一直紧盯的两个人,但没拿下。

    酒桌上,小周同志满脸堆笑,他仿佛已经从那两位眼神中读懂了一切,全是满满的崇拜,和以往截然相反。

    其实,不光是那两位,其他人都算上,周浩鹏觉得自己今天才正经的是周总,跟王大老板交往这么久,今儿才懂得当初张叔为什么说得那么郑重和不放心。

    还有个人感触更深,张扬,他几乎顶替了张嫣的工作,一直紧跟着王大老板,当然,每一次,王老实介绍时都把他捧得相当高。

    这不重要,张扬是个有能耐的,不会简单就飘飘然。

    他体会深的是,聊天时王老板吹牛逼,他除了跟着笑,也没太当真,觉得就是老板为人随和,说话风趣不拘小节。

    几天下来,他才发现,自己还是想简单了,原来老板的牛逼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真的牛逼,这三天见的人中,哪一个不是跺脚震四方的主儿,但他们到了王大老板跟前,那个态度实在让他想象不到。

    张扬酒量还是相当不错的,当然,也没人闹哄着喝多少,所有活动结束后,他接到了司家瑞的电话。

    这几天,王老实带着他到处显摆,是个人都会琢磨这张扬啥来头,王大老板几个意思。

    司家瑞当然要问,不过问的比较隐晦。

    张扬兴奋的说,“老板深不可测!”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