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道启无灵 > 第四章 突来的变故
    如果说此时天域城家喻户晓的人是谁,那肯定是慕容家的慕容白,如果战胜叶梓萱是取巧,那么战胜叶星宇着实惊艳的众人,大家甚至怀疑慕容白是慕容家故意隐藏起来的杀手锏,就连跟慕容白混迹一起的废物赵无灵连胜三场都显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要说最开心的还得是慕容家主,这次他都以为家族最好成就也就是个第四,谁知道慕容白突然爆发战胜叶星宇,这让其他家族子弟碰上慕容白都是象征性的过两招就直接认输,大家都知道如果慕容白如果爆发了那可是凝气后期的实力,叶星宇还有叶梦宇出手援助,换做自己恐怕不死也得重伤,现在大家都在猜测慕容白到底是什么实力,就连慕容家主都想找这个旁系慕容白问问其中缘由

    酒肆内,赵无灵跟慕容白正在惬意的畅饮,完全不理会找他们都快找疯掉的族人

    “老大,比斗没几场了,你准备帮家族拿第几”

    赵无灵喝了一口酒说道

    “赵家目前位居第三,仅次于叶家,这个结果已经不错了,我也打不过叶星宇跟你慕容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慕容白嘿嘿怪笑着说道

    “老大有没有想为家族争第一名”

    “别闹,我下一场对手是叶星宇,你觉得我能跟你一样用出那样的招式,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来这里的目的为何,为家族比斗也只算跟着主线过剧情”

    “老大你太妄自菲薄了,虽然你失去了记忆,但在家乡你可是被人仰望的存在,我相信你一定能战胜叶星宇,何况还有那些符咒”

    慕容白似乎还想继续说些什么,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这时酒肆里又进来一人,来人直接在两人身边坐下,慕容白给他倒上酒笑道

    “不知道叶梦宇叶公子找我有什么事”

    看了一眼旁边的赵无灵,赵无灵微笑的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是慕容白的跟班嘛,以赵无灵的修为应该不可能是慕容白的朋友

    “慕容兄,这次我来找你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幕月宗,以慕容兄的潜力窝在这天域城可惜了”

    就算叶梦宇不说,他也没准备在天域城久呆,照委托人所说,他们的目标是神州,可现在自己跟老大赵无灵连遗忘森林最外围都走不出去,想罢慕容白说道

    “我正有此意,希望这次比斗结束也能带上我老大赵无灵”

    这时叶梦宇才认真打量起赵无灵,平平的修为平凡的长相,但慕容白也不至于消遣自己

    “带上他没什么问题,不过我不能保证他也可以加入我慕月宗,不过我可以推荐他去天道城的高级学院进修”

    就在慕容白想说话的时候,赵无灵抢先回答道

    “好,没问题”

    出乎意料的回答,果然失忆了跟以前性格有所不同,不过明天之后也无所谓了,想到这里慕容白就释然了

    决定好之后赵无灵就跟慕容白先离开了酒肆,就在叶梦宇要离开的时候,小二又适时出现了,他拦住叶梦宇笑嘻嘻的说道

    “叶公子请结账,二钱银”

    天域城外,终于迎来比斗的最后一天,第一场便是第三名的赵无灵跟第二名的叶星宇

    擂台上,赵无灵的修为虽然已经在这几天的比斗中升到了后天圆满,他还是想不到自己对上叶星宇有丝毫的胜算,第三名也是他能为家族做的最后一件事,这次结束自己将要离开天域城,此时叶星宇也来到了擂台之上,就在赵无灵想是不是直接认输的时候,叶星宇则是冲裁判一拱手说道

    “我认输”

    说完头也不回的下了擂台,只留赵无灵一个人在风中凌乱,随即他就看到叶梦宇在冲自己微笑,想到昨晚叶梦宇的一言一行,赵无灵脑中又无故的冒出一个想法,叶梦宇让叶星宇放弃比赛,第一就算叶星宇赢了自己对上慕容白依旧没有胜算,第二个原因大概是想看看自己对上慕容白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比斗决赛,由赵家赵无灵对慕容家慕容白”

    就在赵无灵还在思考叶梦宇有何目的的时候,慕容白已经走上了擂台,他先是找了杆趁手的木枪才微笑的对赵无灵说道

    “老大你放心,我会让你赢的,去找把趁手的木剑”

    自己是用剑的吗,虽然心有疑惑,但是赵无灵还是按慕容白说的挑了把趁手的木剑,小白既然说了会放水,应该只是随意比划比划,挥了挥手手中的木剑对慕容白道

    “放马过来”

    慕容白一枪刺出,浑然天成的枪意让赵无灵感觉天地间就剩下刺向自己的这杆木枪,这跟说好的不一样,慕容白要杀自己,这是赵无灵此时唯一的念头,强烈的求生本能让赵无灵丢出手中木剑,直接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这致命一击,就在他要马上认输的时候,危险的感觉让他止住想说出口的话,就地一滚一阵木枪破地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同时飞溅的石屑砸在他的身上,他更确信慕容白一定是要杀自己,可是杀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要自己死,可以直接约自己出城在没人的地方动手就行而且神不知鬼不觉

    不容他细想又是一枪朝自己刺来,力有不逮的赵无灵被这一枪已经在他左肩开出一个血洞,好像决意要杀赵无灵,慕容白不容他有丝毫喘息,又是一枪直向其眉心刺出

    “为什么”

    愤怒的大吼一声,但刺穿眉心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定睛一看自己已经身处一片迷雾之中,前方一个身影朝正朝自己走来

    这是慕容白?如果自己死了也要问清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当看清来人的相貌赵无灵感觉自己头要炸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正对着自己邪邪的笑

    “你是谁”

    看着这个除了头发是银白色其他几乎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他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

    “我是谁,哈哈哈,我就是你口中所说的恶啊”

    见到赵无灵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他好像明白了一切

    “你失忆了,所以你才能冠冕堂皇的问出这个问题,你不是一直想杀了吗?”

    虽然不懂眼前之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赵无灵还是回答道

    “我既非纯善,又有何权利定你为恶,这么武断的定你为恶,这样对你是否太不公平”

    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神秘人大笑好久都停不下来,良久后才开口道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淮北为枳,自诩为橘的你又何曾考虑过我的感受,不过不重要了,你该休息了”

    神秘人一指点在赵无灵眉心,赵无灵就感觉眼皮十分沉重,模糊的看着神秘人一步一步的离开自己的视线,就在他要沉睡的时候耳边又响起神秘人的声音

    “这段时间还是让我来,现在的你太弱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