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云海侠影 > 第十七章英雄救美
    五人投宿于百云客栈后,张贞由于身体较弱,在百里苏的帮助下,开了几幅调节良药。

    然而,叶紫箩除了给张贞抓药外,还在为百里苏抓药,百里苏因为伤势未愈,再给张贞开出药方的同时,也让叶紫箩给自己抓了几幅对恢复内伤有所帮助的良药。

    叶紫箩一人前往药店抓药,刚从药店抓好药,正准备回客栈,刚要走出药店,下意识的观察了一眼街道两侧,原本热闹的街道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可突然街道上走来了一行人,这一行人衣袍深绿,别人或许不认识,可叶紫箩一看到他们,就认了出来。

    “没想到这帮人追到徐州来了。”

    可想到不能明目张胆的走出去,叶紫箩百般无奈,可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什么,正在届时,突然有个大胖女人手拿蓑衣走进了药坊,神色紧张,似有急事,将那蓑衣放在药店门口,便去向大夫打招呼。

    叶紫箩见那蓑衣,又见那胖女人毫无防备之下,叶紫箩偷偷取来,放下一些碎银子,就当买了下来,叶紫箩身披蓑衣走出药店,走出药店不到二十步,原本还洋洋得意的以为不会被人发现,可人算不如天算,大白天身披蓑衣,在大街上游走,是个人都会觉得奇怪。

    叶紫箩走出药店,忽闻身后有人叱喝:“站住!”

    叶紫箩并未理会,继续向前走去,可身后又传来一声叱喝,叶紫箩顿了一顿,知道定会被发现,不由快步向前走去,希望能够摆脱锦衣卫。

    可锦衣卫见状更是起疑,见到叶紫箩加快脚步,不由喝道:“给我拦住那家伙,不要让他跑了。”

    叶紫箩听到身后突然响起很多脚步声,不由将蓑衣朝后一掷,箭步而行,叶紫箩运气轻功,在人群中穿梭流动。

    可锦衣卫中,带头的,是雷明武,这雷明武轻功不凡,见叶紫箩使起轻功,也毫不弱下风,蹬足发劲,没三两下,便到了叶紫箩的身后。

    叶紫箩眼看便要被抓,忽然看到大街边,小巷众多,不由心生一计,一个转角,走进了一个巷口里。

    雷明武一下失策,走过了头,不由掉头追进小巷,这小巷里,轻功难施,雷明武只得靠着快健的步伐,追过去,可追了不久,眼看便要追到,叶紫箩竟有转到了另一个小巷里,雷明武见状,气急败坏。

    “臭小子,别让我抓到,否则跟你没完!”雷明武气急败坏的骂道。

    叶紫箩见到四周的小巷,七横八竖的,连她自己都快要迷路,但为了逃出这锦衣卫的魔掌,不管跑到哪里,她都要乱窜。

    叶紫箩心想就这么跟锦衣卫耗下去,自己也未必会输,可叶紫箩终究棋差一步,竟转了几个转角后,竟到了死胡同。

    叶紫箩刚要掉头往回再窜时,忽然之间,一道身影飞跃而至,一个锦衣卫汉子出现在了身前,正是雷明武。

    “雷明武!”叶紫箩知道已经到了死胡同,前有死胡同,后有追兵,显然已经无路可走。

    雷明武看到是叶紫箩,不由微惊,道:“我还以为是那臭小子呢,原来是堂堂青罗宗千金。”

    叶紫箩闻言,眼珠一转,笑道:“既然我不是那臭小子,大人找错了人,那我就先走一步,打扰大人真不好意思。”

    叶紫箩话毕,刚与他擦肩而过,雷明武面无表情,将刀一横,拦住了叶紫箩的去路,说道:“不管你是青罗宗的千金,还是叶妃,圣上有旨,带回皇宫。”

    叶紫箩眼看无路可走,只得出手,不说二话,叶紫箩将雷明武的长刀一推,跨步而去。

    叶紫箩知道锦衣卫的武功,都是内力深厚,雷明武转身间,探出左手,朝她左肩一擒,叶紫箩下意识闪开,右掌发劲一推,雷明武举刀格挡,被叶紫箩的掌劲逼退三丈有余。

    见状,雷明武这才发现,小看了叶紫箩,双眉一凝,冷刀直推叶紫箩,将近之际,雷明武冷刀一变,直刺变之,一个转身间,横扫而去,叶紫箩跃身一纵,恰好刀光在脚下掠过。

    叶紫箩心惊,脚未落地,掌劲已出,雷明武连退三步,站稳脚步,举刀格挡开来,这下雷明武并未被掌劲逼退,令叶紫箩吃惊。

    叶紫箩趁机纵开,岂料,雷明武也非愚者,颇为明智,跃身一挡,叶紫箩的去路,又一次被拦了下来。

    “你给我让开!”叶紫箩很不耐烦的喝了一声,可雷明武毫无退让之意,这让叶紫箩又气又怕,叶紫箩知道锦衣卫直属圣上裁决。

    正在叶紫箩无可奈何之时,雷明武挥刀刺来,叶紫箩心知退可无退,只得认命之时,忽然之间,一道身影闪现而出,挡在了叶紫箩的身前,为叶紫箩,挡住了雷明武的绣春刀。

    “李翊云!”叶紫箩睁眼一看,竟有一少年出现眼前。

    “小师姐,我没来迟。”李翊云挡住雷明武的钢刀时,微微转头对叶紫箩笑道。

    雷明武一看李翊云挡住了钢刀,重重闷哼,将刀一推,两人推开数丈,雷明武冷声道:“臭小子,终于让我碰到你了。”

    李翊云收起龙临,嬉笑道:“喂,本少侠英雄救美,还是第一次,没想到对手还是老朋友,当初打不过你,现在可未必呀。”

    话毕,李翊云先下手为强,横剑一刺,直逼雷明武,后者冷道:“当初不如,现在一样不如。”

    举刀回攻,两人过招十多招,李翊云剑法出众,当下长剑横指。

    “剑破!”

    李翊云自信一笑,箭步冲击,与雷明武一个擦肩而过,只听到‘锵’的一声,两人已换了位置。

    随即,只听到‘铛、铛、铛’三声,叶紫箩转眼一看,雷明武的钢刀,竟裂成三截,落地出声,叶紫箩见状吃惊,雷明武面色微变,双眉微锁,颇为惊愕。

    李翊云一转身,突然倒在了地上,自语得道:“还是没打过,没练到家。”

    回想刚才与雷明武的擦肩而过,自己断了雷明武的钢刀,可雷明武转手间,钢刀刀柄已在自己的小腹上,狠狠的打了一击,那一击,让李翊云痛的吃力。

    叶紫箩一看李翊云倒地,显然落败,不由冲将过去,雷明武失神之际,叶紫箩一把提起李翊云,转身即失,小巷里,幽幽传来李翊云不甘服输的声音:“下次比试,我一定赢你。”

    雷明武回过神来时,叶紫箩与李翊云已然悄然无踪,雷明武也只得作罢。

    “既然到了徐州城内,就不怕找不到你们的栖身之所。”雷明武喃喃自语,转身离开。

    叶紫箩到了客栈门口,将李翊云随手一扔,李翊云摔地吃痛:“有这么对救命恩人的么?”

    叶紫箩翻了翻白眼,说道:“不来,本姑娘一样收拾得了他,况且,别误会,刚刚可是我救了你,话说回来,当初还以为你被曹正云给抓了去,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命大。”

    李翊云摸了摸鼻子,神色得意,笑道:“你是不知道,话说当初,你们走后,我和那姓曹的家伙,足足打了三个多时辰,那场面,惊心动魄泣鬼神啊,你要是在场,非崇拜死我不可。”

    李翊云说起大话来,面不红耳不赤,尽管叶紫箩知晓李翊云有时候牛皮吹破天,但方才李翊云与雷明武的交手,叶紫箩却着实觉得很强,尤其是那招所谓的‘剑破’。

    心想,这小子几天不见,实力倒是增长了许多。

    便问道:“小师弟,当初和我们离开后,这才几天,你的实力,倒增进了不少,这是怎么回事?”

    李翊云闻言,龙临一摆,得意说道:“你看,认识这把宝剑么?”

    叶紫箩左右观察,只见剑光流动,似有龙吟之声,在脑海之中轰鸣,颇为奇特,说道:“这剑是好,很精致,从哪儿偷的?”

    李翊云见她认不出来,收起龙临,说道:“什么偷的?这是一位前辈的遗物,是要还的。”

    想到巨石上的遗言,李翊云看着宝剑,只觉得心疼,这么好的剑,还得还给东方一族,虽有不甘,但李翊云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受人之恩,岂能因一把宝剑而忘恩负义,成为背信弃义之人。

    “这么好的剑,你舍得再送出去?”叶紫箩狐疑道。

    李翊云神情傲然:“怎么可能,我李翊云做人是有原则的,受人福泽,传授剑法,已是大恩,岂能又做出忘恩负义之举,这是不义之徒才会有的,本少侠可是要做个惩奸除恶的大侠,再不忍,不是自己就坚决不强占为己。”

    叶紫箩听了这话,不由对李翊云刮目相看:“你娘还在里面呢,进去看看,别让大娘担心。”

    李翊云听到母亲张贞,顿时便要进客栈,叶紫箩拉住他,将买来的药,扔给李翊云,说道:“这是百里前辈开的药方,我刚刚抓回来的,一份是百里前辈的,一份是你娘的。”

    李翊云知道叶紫箩为母亲张贞抓药,心存感激之意,笑道:“谢了,小师姐。”

    听到李翊云的话,叶紫箩心里莫名升起一丝涟漪。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