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从兰若寺雕佛像开始 > 从兰若寺雕佛像开始 第88章 李大师
    “巨尸?”李奉宁皱了皱眉,他明明查看过正气山庄,里面没有棺材等物,怎么那巨尸还是出现了。

    何况,都过去这么多天了,巨尸怎会突然出现,难道是外来的?

    年轻工人见李奉宁露出疑惑神色,便将从傅清风等人处听到的尽数告诉了李奉宁。

    李奉宁听到后,顿时了然。

    在这方世界中,正气山庄的棺材被人埋到了后面的那座山上,因为那个家丁破坏了山坟,令得棺材中的死尸接触到了人气,故而产生尸变。

    李奉宁请工人入内等候,自己先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便和工人齐去正气山庄。

    ……

    到了正气山庄后,李奉宁确是隐隐感到山庄中残留着一丝腐臭的气味。

    陈化、傅清风等人还在正气山庄入门的院子里坐着等候,不敢深入。

    甫一见到李奉宁到来,他们仿佛看到了救星,目光一亮。

    傅月池看了一眼李奉宁后,便将目光垂下,一双水灵大眼眨了几下,似乎在动着脑筋。

    李奉宁正准备深入山庄查看,动作忽然滞了一滞。

    因为他听到了密如鼓点的马蹄声向山庄而来,渐行渐近。

    其他人见到李奉宁突然停滞的动作,皆是悚然一惊,以为有可怖的事物即将来临。

    李奉宁转向了山庄入口,向外看去。

    众人的脸上尽是警惕,也随着李奉宁往外看去。

    “李公子,怎么了?”傅清风问道。

    “不知是谁骑马而来?”李奉宁答道,心中却隐隐有了猜测。

    “难道是官兵,他们这么快就来了?”傅月池一个激灵,目光从李奉宁处移开,看向了自己的姐姐。

    傅清风则比傅月池稳重淡定许多:

    “怎会,根据我们探得的情报,爹前日还未被押出监牢,就算爹昨日被押出,官兵们也不可能来得这么快。”

    李奉宁运起目力,便见到远处一处小坡,恰好奔上了一匹快马。

    马上趴着一个人,头戴黑色纶巾,身穿陈旧的暗蓝色儒衫,背上挎着一个包袱。

    果然是宁采臣!

    而这匹马,正是那天在街市中见知秋一叶讨价还价的千里马。

    难道这方世界的宁采臣还是坐了牢?

    李奉宁颇感意外。

    因为,在上一世的电影中,宁采臣可中不了举。

    他还以为,宁采臣日后的发展可能是照着《聊斋志异》的路线,只不过没了聂小倩。

    没想到,世事兜兜转转,事情的发展又渐渐和《倩女幽魂二》重叠了一些。

    在《倩女幽魂二》中,宁采臣在狱友通天博学士诸葛卧龙的帮助下越了狱。

    出来后,书生便见到了一匹健壮的快马,还以为是自己的狱友神通广大,考虑周到,二话不说便骑了上去。

    而那时,知秋一叶正在大发爱心,为花花草草施肥,见到自己的爱马被外人所骑,顿时大为恼火,匆匆用树叶清理污秽之物,手都还没来得及洗,便提起了裤子,施展土遁术,直追自己的千里马而去。

    马蹄声渐近,连傅清风等人也听到了。

    李奉宁看到,宁采臣胡子长了一大把,若是把下巴的胡子剃掉,把头上的纶巾摘去,那就是妥妥的《东邪西毒》欧阳锋模样。

    不过,这书生的表情却没有欧阳锋般忧郁潇洒。

    他狼狈地趴在马上,双手死命地抱住马身,屁股在马鞍上颠簸起伏着,整个人似乎就要被千里马抛了下来。

    再过了一会儿,这匹千里马裹挟着一阵风,直往山庄内奔来。

    众人见状,纷纷向旁退避,免得被这快马撞到。

    待千里马奔入正气山庄后,宁采臣终于支撑不住,马身一个颠簸,便被抛下地来。

    “啪”的一声,泥尘四散,宁采臣后脊骨着地,发出“哎呦”一声痛呼,随即龇牙咧嘴起来。

    他背上的包袱,因为这么一跌,其中的物事也全部散了出来。

    那匹千里马,向前奔了一会儿,停住了势子,回看了一眼宁采臣,鼻孔一撑,马嘴一咧,得意地嘶叫着。

    傅清风、陈化等人,本来还对巨尸存在的些许畏惧,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书生冲去。

    突然,“砰”的一声响,书生两腿之间的泥土飞溅而起。

    李奉宁知道,是打洞奇才知秋一叶到了。

    傅清风、陈化等人,突然见到这等景象,都心中大惊,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出没,下意识又后退了一步。

    在纷纷扬扬落下的泥尘中,灰头土脸的知秋一叶现出半身,咧嘴喘着气,胸膛不断地起伏着,一双眼睛带着点恐怖与变态,瞪着宁采臣。

    宁采臣见自己身前的泥土爆起,已被吓得不轻,此时看到知秋一叶的眼神,更是心中发毛。

    “你没有目的地吗,骑着马在附近转来转去,害得我在地下跟着你转,还撞到了好几块花岗岩!”知秋一叶一边喘着气,一边瞪着宁采臣。

    宁采臣不明所以,问道:“你……你是谁?”心中猜测,眼前人从地下冒出,是妖怪也说不定,一想到此处,心中一紧。

    “你骑走我的马,还问我是谁?”知秋一叶怒道。

    “原……原来是你的马,我还以为是老伯为我准备的……”宁采臣嘀咕着,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老伯……哼!”知秋一叶以为书生话里有话,似乎拐着弯骂他,哼了一声,一跃而起。

    “砰”的一声,又是一阵泥土飞溅,知秋一叶整个人自地里跃出。

    飞溅的泥尘,直往宁采臣的脸上盖去,害得书生眼睛一闭,然后疯狂地甩动袖子,拨开面前的泥尘。

    适才,知秋一叶气不打一处来,一心斥责宁采臣,故没有留意周围的人。

    此时,他向前一看,在纷纷扬扬落下的泥土中,看到了卓立在远处,默默地看着他的李奉宁。

    “奉宁老弟,你怎么会在此处?”知秋一叶骤然见到熟人,咧嘴一笑。

    奉宁……宁采臣一听到这个名字,便想起了李奉宁,便霍然转身向后望去。

    “李大师!”

    宁采臣忽然见到熟人兼恩人,也是一副开心模样。

    李奉宁对书生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嗯?”

    知秋一叶听到宁采臣称呼李奉宁为“李大师”,甚感奇怪,瞪大了眼睛,低头俯视着自己下方的小老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