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师傅,矜持啊 > 第34章 番外四:非盈不娶
    说真的,从小到大身边这么多怪胎出入,我人生的第一大目标就是离家出走,而前提条件是……哪怕拐带我也要带上二伯的女儿一起。|[.LaiYetxt.[爱][奇]书屋ЩЩЩ.i75ωц.O

    我叫白缘月。从这种极具天空某球体特征并且耳熟能详的名字上看,大家肯定都很容易猜到,我来自一个很有名的武林世家——白月仙庄。

    之所以叫仙庄,顾名思义,咱们白家的人天生都长得相当仙风道骨、超凡脱俗。具体仙啊超啊到什么程度呢?举例说,有一天我弟弟暮月在街上散步时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当然,主因是当时的我正在若盈妹妹面前口若悬河地把他骂成天上地下难寻的人面兽心、极品贱人。

    结果他这喷嚏一出,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立即鸦雀无声,满街的乡亲父老们不约而同地对着暮月整齐下跪,举香朝拜,口中念念有词,类似“仙人莫惊”“仙人保佑”之类。暮月当场就傻了,在这条街从小长到大,才知道原来压根儿没人把他当人类看待,难怪姑娘们送水果给他时总是四个一组摆成标准的贡品塔状。

    我的老爹叫白敬月,是白月仙庄的庄主。他无论什么时候都温柔含笑,优雅成风,镇上的所有姑娘少妇,无论冰山型还是婉约型、聪敏型还是熟女型,无一幸免全拜倒在他的笑容之下。可我对他的形容只有一句——如假包换的大坏人一个!

    我三岁时,他将我打扮漂亮带出去招摇撞骗,足足给我谈妥了五十户以上的亲家。五十户!就算他打算给我建三宫六院,也该考虑一下我的身体素质是否能应付得过来啊!更可怕的是,其中还有一半是男的……

    我感觉这种由内心深处散发出邪恶气质的变态,其实都源于一个悲惨的童年,没准儿他只是想安抚一下小时候受伤的心灵。

    但我已经受够了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

    “若盈,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好吗?”此刻我正蹲在十二岁的肉包子脸小女孩儿面前,轻抚她的秀发,再用本人最优质的三七脸,露出俊帅无敌足以风靡天下少女的微笑,加上勾魂夺魄的柔软声线诱骗她。

    我个人感觉这句话已达到我此生帅的顶级水平,可惜面前的观众很不赏脸,只顾着往脸皮弹性已超越人类极限的嘴里继续狂塞肉包子,瞥都不瞥我一眼,最后她用塞到变形的嘴巴勉强挤出两个音——

    “不要。”

    “你稍微考虑一下嘛!我保证待你好,天打雷劈永不变心。以后有好吃的你先吃,吃剩的才轮到我;有好玩儿的你先玩儿,玩腻了才轮到我;有好处你先拿,拿累了我帮你搬,一个都不敢抢你的。”

    费了这么多口水,若盈终于抬起了那张塞着满嘴肉包子的肉包子脸,怔怔地看着我。我猜她被我的真诚感动了,正准备再接再厉,却见若盈扑哧一下笑了:“缘月哥哥,你说的话和暮月哥哥一模一样,真不愧是亲兄弟!不过暮月哥哥比你还多一条,就是‘有长得帅帅的你先撒娇,你看不上眼的我才去应付。”

    我险些没抱着柱子在墙头撞裂了自己这张天地嫉妒的帅脸!可恶的暮月!这小子居然赶在我前面使用美男计!

    若盈继续专心致志地往嘴里塞食。就这嘴巴的扩张弹力,我真怀疑二伯和慕婶婶生的其实是一只葵鼠!

    不过这也是我最喜欢若盈的地方,与一般姑娘截然不同。|[.LaiYetxt.面对我这种极品绝色男从来都不屑一看,眼中除了吃心无旁骛,那往嘴里不断塞食的动作真是越看越销魂。

    其实若盈在身份上是我的堂妹,不过这么独特的女孩儿当妹子简直太浪费了。鉴于她那个人妖老爸太恐怖,我要娶她非得把她拐离家才行。

    我再次游说:“暮月那么闷骚,浪迹天涯肯定会闷疯你。你看我多活泼可爱,无聊了我给你讲笑话,郁闷了我给你表演杂技,没钱了我就卖笑卖血卖身体,绝不会让你吃一分苦。要不这样,我们先浪迹天涯一下试试,要不喜欢最多咱们再回家,你说好吗?”

    如此美好幸福的提议,确实换到了若盈的再次眼神顾怜。但也仅仅就一个眼神,这次她连话都懒得回我一句。

    我心在抓狂,脸在笑,可是笑啊笑的,笑容就凝固在了嘴角。

    我颤巍巍地瞅着

    面前那柄近在咫尺的利剑,再瞅一眼如厉鬼缠身的少年,结结巴巴地道:“逆……逆生……有话好说我还不想去……去你的……那个世界……”

    逆生低头看看满嘴肉包子的若盈,又阴森森地瞅一瞅我,终于慢地冒出一句:“你大白天的拐骗幼女?”

    逆生的说话方式也很不寻常,没见过鬼的人肯定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我每次听到他的声音都会联想到用指甲刮铜镜的声音,然后浑身毛发全竖起来,疯狂地想用铜镜砸昏自己。

    面对一个非人的魔王,我才不会愚蠢地和他正面冲突呢。何况他年仅十五就被封为天下第一杀手,而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又不懂武功的软弱富家小公子。于是我先露出一个纯洁无比的温暖笑容,然后和所有坏人一样,异常肯定地否认罪行:“没有!怎么可能,这么善良淳朴的我连一只小鸭子都不会拐骗!”

    逆生又不说话了,冷飕飕地一个劲儿地盯着我,看得我毛骨悚然。我觉得这是全天下最不可思议的事件——骆星叔叔和凌阿姨那么外向开朗的性格,怎么会生出这个疑为地府弃婴的孩子?幸好现在是白天,晚上碰见逆生我通常都是一边念金刚经一边反复对自己说“没人,那个角落根本没人”,然后狂奔回房抱着棉被痛哭。

    我哆哆嗦嗦地擦擦冷汗,讨好地笑道:“我真的没拐骗,是若盈妹子自己说要和我去浪迹天涯的!”

    逆生终于转移了他那阴森的目光,望向了呆呆盯着我们的若盈。

    此刻的气氛十分奇妙,说不上好坏,总之不和谐。我正欲溜之大吉,脑袋上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我抬头一瞧,才发现屋顶悬梁上居然躺着一身白衣的二伯。他手里还提着一尊白玉酒壶,看起来完全一副听戏的架势。

    也不知道他来了多久,惨了……我刚刚还在勾引他女儿啊……

    我冲上面傻笑了两声,就见二伯身影一晃,已然飘了下来,并保持着妖娆含笑的模样一直盯着我瞧。自小我就觉得二伯不是人,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更深信不疑——哪儿找个大活人整整十八年下来丝毫不见老,还有越活越年轻的趋势?

    定是某只妖怪伪装的!现形啊浑蛋!再不现形我就拿驴蹄子或狗血喷人了!

    见我浑身不自在,二伯转移了目光,瞧了瞧一旁面无表情的逆生,嫣然一笑:“怎么,想泡我女儿?”

    虽然他笑得非常美丽和善,可我依旧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打死也不能(敢)承认!可逆生果然非人,居然理所当然地收剑翘起手,不带丝毫感情地回答道:“没错!”

    其实……逆生是青雷伯伯的孩子?那阴郁的气质除去迷人不说,主要是吓人啊!大夏天的只要往那儿一站,方圆百里清爽无比,那个爽歪歪啊爽歪歪……

    啊等等!现在貌似不是爽歪歪的时候,现在的情况很不利,现在有人跟我抢媳妇儿啊!

    想到此,我虎躯一震,竟来了勇气,一咬牙,冲二伯重重点头:“我十岁时就发誓此生非若盈不娶!没有若盈的人生我宁愿自宫!”

    二伯低头扫视了我的某个部位一眼,笑得更妖娆、更花枝乱颤了。

    二伯笑够了,妖邪地含着酒壶瓶口品了口酒,才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没想到我们家若盈才十二岁就这么受欢迎,我好为难哦!”这家伙绝对是演技派的,纠结的表情演得真不是一般委婉,我娘见了估计也要惭愧到吐血而亡。

    果不其然,他又道:“要娶我们家若盈,有三个条件。”

    一听这语气我就知道不是好事,本想周旋一下来个讨价还价,没想到逆生这直愣愣的傻瓜居然立马回答:“没问题,什么都能答应。”

    笨货!你的鬼脑袋是遗漏在地府忘记带上来了吗?所以说杀手再厉害也就体力白痴,跟我这个打小就强化训练经商头脑的天才不是活在一个水准上!

    迫于形式,我也只好说:“请二伯先明示条件。”

    “第一嘛,若盈是我的独女,所以必须入赘我家。”

    逆生反应极快:“可以。”

    我没想到是如此简单的要求,也赶忙答:“没问题!我全家连同邻居一起入赘你家!”反正嫁入二伯家还是姓白,又没吃亏!

    二伯又道:“第二,必须养得起我家小小猪的胃。”

    逆生冷笑:“我的价钱您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