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师傅,矜持啊 > 第28章 番外一:你今天洞房了没
    纳兰仙知道他娶她会有很多人羡慕嫉妒恨,所以洞房时一定波折连连,幸好他心里早有准备。|[.LaiYetxt.爱奇书屋www.i7⑤щ⑺.М往后日子还长,那些复杂的事情他这个做师傅的可以手把手地传授。

    “诸位,仙仙和随心回来了!”

    原本平静的仙人阁,因这一声激动高亢的呼喊声彻底混乱。就见姑娘们突然矜持全失,纷纷蜂拥到了门口,围着门口的两人又笑又跳。

    “整整消失一年终于舍得回来了?哼!好过分啊……”

    “真是想死我们了!”

    “以前觉得仙仙是个爱神秘消失的不称职老板,可真看不到你懒洋洋的模样,才知道活在世上连个养眼的都没有是何等悲惨!”

    “仙仙不在期间,小韩眉这个代理老板又要负责掌厨又要负责管事儿,差点儿没忙疯了!好几次被逼到口吐白沫悬梁上吊,好不容易才被我们劝回人间的耶!”

    “以前以为打扫、跑堂、打蟑螂、掏鸟蛋都很容易,现在才发现都是专业活儿,没人比得上随心!”

    “还是随心最好,总能逗得大家特别开心!大家不开心了想想你都会好开心……”

    “没你们两个的日子真是无聊毙了!都不想开门做生意了!”

    大家吵吵闹闹围着两人转了半天,才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于是众人眼神一凝——

    纳兰仙原本的打扮总是那么妖冶随性,看上去不分男女,还整天一副赖皮懒惰的态度。如果你要指责他不管事儿,他就会笑嘻嘻地冲你抛几个媚眼,然后施展轻功跃上屋檐直接消失不见,叫人又气又爱又无奈。可现在居然一身规规矩矩的标准男装,连头发都束得一丝不苟。虽然眼里还带着遮掩不住的邪气,可表面上收敛了不少,居然微笑着老老实实地站在这里倾听大家的埋怨和怀念。

    至于随心,本是那么天然迟钝的野丫头,从来只知道吃和傻笑,成天嚷着要成为什么武林高手,现在嘛……其实外表也没啥大变化,可就是让人打从心底感觉是长大了。像一朵含苞的花蕊,不知不觉悄然盛放,虽非美艳倾城,但也再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儿了。

    古怪啊!一定有内幕

    打量过后,众人心中第一次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大家欢欢喜喜地送了长途跋涉归来的二人回房间,以映霞为首的众姑娘火速奔入后院的仓库,召开了紧急秘密会议。

    映霞点起蜡烛,火光燃在她精巧玲珑的小脸儿下方,她眯细眼眸,环视现场所有姑娘一圈,凝重地提出本次会议的关键:“你们觉不觉得,他们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

    “对对!”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数十个姑娘挤在一起?狭小的空间顿时沸腾,各个都争着发表意见——

    “岂止有古怪,简直是不正常!”

    “随心今天一直没敢抬头看仙仙,可不像是讨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随心虽然活泼,但向来心思迟钝,后知后觉,能让她害羞肯定不简单!”

    “仙仙也是,在仙人阁这么多年都是那副赖皮样子,我们软硬兼施都无法让他老老实实穿上规矩男装,不过离开了一年,怎么无端端就老实起来了?”

    “不过仙仙这样真是太帅了,我……我晕了!”

    “喂,醒醒,还没讨论完呢!”

    “可仙仙的右手臂是怎么回事?好像受了伤,一动不动的!”

    “对,随心好像很怕看到仙仙的手臂!莫非是为了随心……”

    “看来肯定是上演过什么英雄救美……哦,不对,是华丽丽的美男救少女,惊天动地,光芒四射……咳咳,不好意思,我擦擦鼻血!”

    “仙仙似乎比以前更喜欢逗随心了,但不是那种坏心眼儿的,是亲密的!还有些十八禁……”

    “面红耳赤吗?耶?十八禁是什么?”

    啪——一阵击掌声过后,主持会议的映霞奸笑着环顾四周,很快得出结论:“若没猜错,那二人肯定是郎情妾意,翻

    云覆雨,走到一起了!”

    翻……云……覆……雨……

    只安静了一瞬,紧接着,仓库里又爆发出了比之前更热烈的讨论:“虽然是有些意外的组合,不过还蛮有趣的!”

    “就是!仙仙这只狐狸精转世,就是要靠随心这种无心机的少女把他治得死死的!”

    “不过随心那么单纯,会不会反而是她被仙仙治得死死的啊?”

    “反正我觉得挺好的,以后可有得耻笑仙仙的了!叫他一天到晚装潇洒!”

    “我们应该想办法弄点儿啥惊喜给他们,以欢迎他们回来或者庆贺他们走到一起!”

    “要不我们教点儿‘特殊爱好’给随心,反整仙仙一次?”

    “什么特殊爱好?送随心一条鞭子还是教她专业的捆绑术?”

    “要不要把咱们那些‘珍贵限量收藏品’借给她?”

    “太邪恶了!喂喂喂,大家又跑题了……”

    ……

    随心看着这个布置简单,但带着熟悉温度的小房间有些恍如隔世。|[.LaiYetxt.这里的每一件家具都一尘不染,一如她刚离开时。她不禁莞尔一笑,看来大家每天都有帮她打扫,似随时迎接她的归来。

    她掏出包袱正专心收拾,窗子却“吱”的一声被轻轻拉开,纳兰仙清幽幽地飘进了屋。随心眨眨眼:“师傅,你怎么从窗户进来?你刚才不是回自己房间去收拾东西了吗?”

    纳兰仙非常自觉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妖娆斜倚在舒适的床榻上,别有深意地望着窗外那个热闹的小仓库,弯眉一笑:“没什么,刚刚听完一堆变态怪婆婆的胡扯八道,顺便上来你这里休息一下。”

    随心疑惑地望望窗外无人的后院:“我们这里有怪婆婆吗?还是一堆?”

    “随心!”

    “啊?”

    一回头,居然正对上他俊逸非凡的五官。不知他什么时候又无声无息地站在了她身后,那么精致细腻、完美无缺的轮廓,以及妖冶带笑的桃花媚眼,全都近在咫尺,几乎贴到了她脸上。

    随心的小脸儿顿时变得比番茄炒辣椒还红:“师……师傅……你……你干嘛突然凑得这么近?”

    纳兰仙笑得风情万种,仿佛丝毫没察觉到自己与她的距离,依然脸不变色心不跳地问:“不是说以后再不叫我师傅了吗?”

    看到某人全无反应,她还是选择自己后退一步,吞吞吐吐地道:“习……习惯了嘛……一直都叫你师傅,突然改口,别人一定觉得很奇怪。”

    他又露出坏坏的笑,踏前一步,再次拉近两人的距离:“有什么奇怪的?你的意思是……若不叫我师傅别人会联想到什么?”

    随心慌乱到手足无措,脑子好像直接被放在锅上干煎,除了烫什么都意识不到:“会……会想到……”

    “是不是?”他低下头,凑到她耳边,轻柔得像贴在一朵柔软的小花上,芳香炙热的气息全吐在她赤红的耳际,“联想到我们是会做出这种亲密行径的关系?”

    “轰”一声巨响,纳兰仙搂着怀里这个爆炸后彻底瘫软失去知觉的人儿,邪邪一笑,将她小心放回床榻上,盖好被子,悄悄离开了房间。

    一回到仙人阁,随心立即恢复了老本行。哎呀,蚂蚁又在墙角建窝了,必须赶紧清除干净!蟑螂虽然不多,不过姑娘们一见到就害怕尖叫,不敢驱赶,结果越来越嚣张,要清除干净!还有招呼客人和跑堂,没人比她更熟能生巧、舌灿生花……咦?她其实满有口才的嘛,为什么一面对师傅就只有被欺负的下场?

    回到简单充实的打杂生活才叫她身心为之舒畅满足!不过奇怪地是,为什么姑娘们这几天都忙忙碌碌风风火火的,又是挂红幅又是悬彩带,还买了一大堆喜庆的糖果。莫非是有人要贺寿?可最近没有姑娘过生辰啊。

    每次她疑惑地询问大家,都被嘻嘻哈哈地蒙混过去。她们还在身后藏着些什么,就是不肯给她看。随心有些不满了,难道离开仙人阁一年,就被大家当外人排挤了?

    直到这天,她被映霞和韩眉拽进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