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师傅,矜持啊 > 第25章 不知故人心可变(2)
    “你说什么?”随心只觉心脏痉挛,涌出一股撕扯般的疼痛。|[.LaiYetxt.(爱)(奇)书屋www.Ι⑺5ωц.C想起之前青雷每一句的自我否定,她突然明白了所有,“是你这个做父亲的不对!青雷才会连自己都不敢承认……你根本不配做他的父亲!”

    她根本没想到这个人就是越天城的老城主天胜,更没想到他竟然这般对待自己的儿子!

    听到这般怒骂,天胜竟然笑出声来,似乎一点都不生气。

    “越天城只需要一个掌门,既然选择了白羽,另一个就是废物。我留他的性命,他就该叩头谢恩!现在居然敢连同外人来破坏越天城……哼哼,真是没说错,这种畜牲最后只会成为绊脚石,当初真该一起将他烧死!”

    随心感觉到靠在自己肩头的青雷轻轻动了一下。即使只是轻微的动静,她也清楚,他有多愤怒。

    “废物!”天胜苍老干瘦的身躯在轮椅上跳动,一根根青筋清楚分明,“全都是废物!这孽畜也是,白羽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都是杂碎!”

    “爹!”天白羽惊慌地扑到天胜身边,“白羽已经尽力了!”

    “滚!垃圾!”

    没待天白羽说完,天胜便狠狠地甩开了他。天白羽一头撞在墙角,竟显得神色失措。

    “连这点儿事都做不好,怎么做越天城的掌门!你简直是越天城的耻辱!”

    天白羽骤然愣住,眼中失了光彩,苍白的面孔毫无血色,一张白唇微微开启,只是絮叨着:“爹你说……我是废物……没资格当越天城的掌门……”

    “他好歹也是你的儿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他!”随心虽然对天白羽之前的所作所为多有怨恨,但心底也隐隐有怒火攒动。

    她像一只毛发竖起的小动物,竟大着胆子顶撞:“每个人活着都是为了追求幸福!你凭什么妄自尊大地诋毁别人?垃圾?废物?恐怕你才是!青雷那么善良,他一点儿也不冷血,也不是没人要!至少在我看来,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取代青雷!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青雷!”

    一时间吼叫声在这小小的房间回荡,层层叠叠,久久才散去。

    青雷意识朦胧。但他听着听着,竟为她的怒气迷醉。

    她知道她说了什么吗?

    她说,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他。

    她说,她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心脏就在胸口,一下下地跳动着,可以清晰地感觉到。

    青雷闭上眼,哪怕伤口上剧痛,痛得几乎再没知觉,他还是能感受到内心有种温暖。

    天胜气得全身都在抖:“凭你这么个不三不四的小丫头也敢大放厥词?”他转动木轮椅,拿起一把弓箭,箭心直指随心的心脏!“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和这孽畜一起去死!”

    随心不敢怠慢,咬咬牙,撑着青雷,一步步向门口走去,尽管这或许是无力的挣扎。

    天白羽呆坐在地上,仿佛还没从父亲刚才的话语中活过来,但手指却在微微颤抖。

    废物……他原来一直被当成废物?

    …………

    见天胜手中的弓逐渐绷紧,青雷忍着彻骨的巨痛,道:“随心……放开我,你一个人逃……”

    “不要说话。”随心的嘴角咬出一丝鲜血,“你的伤口会裂开。”

    说完,她已不再动,只让青雷靠在自己身上,然后紧紧地闭上眼——

    “畜生……”

    并没有意想之中的痛楚,耳畔却响起天胜近乎绝望的惨叫。

    随心睁大双眼,见到天白羽苍白着面孔,手中的长剑正透过木轮椅穿过了天胜的身体……

    老人的尸体倒在地上,双目里满是惊讶,到死都未曾瞑目。

    无视随心与青雷的惊讶,天白羽俊秀的面孔惨白可怖,眼中满是冷漠,直咬着老人的尸体。月光终于跨过云层,透露出光芒,窗边的他仿佛另一个世界的人,那么陌生,让人寒战又意外。

    许久,周围又恢复了平静。|[.LaiYet

    xt.

    “爹,对不起。可我不是你的棋子。”

    字字风霜般刻骨,不带感情。

    天白羽站起身,鄙夷地扫视过随心那张平凡的面孔,抬手拉起青雷高大的身躯,面色没有任何改善:“别碰我大哥,丑八怪!”

    随心愣住,任由青雷被带走,等反应过来才静静地跟在两人身后。

    不知为何,在这诡异的一刻,她突然忍不住想微笑。

    她看到天白羽撑扶着青雷的每一个动作,都温柔到让人羡慕,神情似扶着最最重要的人。

    天白羽不懂,为什么大哥可以用那么幸福的表情说出这些匪夷所思的话?

    他很想知道,真有那种东西吗?

    只要拥有了,就可以快乐,就可以幸福?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呢?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感觉到过?

    他以为听爹的话,将越天城推至最高就是幸福。可为什么离开了越天城的大哥,比他还幸福许多?

    不要紧,也许只要等大哥醒了,他就可以亲口问问大哥话中的意思了。

    长年累月的信仰在父亲的抛弃中被轻易踏碎,直到那时他才发现,原来他由始至终只是父亲的一颗棋子,所谓的被选择,并不比大哥好多少。

    他也只是被抛弃的废物。

    可大哥不同,大哥是唯一跟他说,他就是他,不需要通过其他人的称赞和认可也可以活下去的人。

    或许就像大哥说的,脱离了父亲的魔咒的他,也会有其他选择。

    我们越天城的每一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一个值得自己牺牲一切来守护的人。

    他看着身侧半昏迷的大哥。

    也许,他也找到了。

    骆星趁乱点了一把火,又想办法弄了辆马车,将一干病号安置好,才终于等到了随后赶到的随心他们。

    天白羽不让任何人碰青雷,受伤甚轻的他轻易将高大的青雷抱上了马车。骆星见此情景虎躯一震,朝随心眨眨眼,见她眼中满是笑意也没再追问下去。

    马车一路狂奔,随心见马车里躺了好几个人,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最后晃了晃白敬月。随心连叫数声,某人才缓缓睁开眼睛,微微一笑:“慕姑娘你没事就好……如……果你出事了,二哥一定会……扒了我的皮……”说完往后一仰,某人再次陷入昏迷……

    随心很想哭上一哭,毕竟他是为自己才落到这般田地,可是为什么,她哭不出来?

    没多久了镇上,请来大夫为大家一一治疗,在确定都无生命危险后随心才长出了一口气。可大夫又说,青雷和纳兰仙都伤得极重,一个不知要何时醒来,另一个姑且不论这高烧未退,光那右臂大夫便摇了半天的头。

    纳兰仙和天青雷到底是拥有非人体质的怪物,没几天就转醒了。

    纳兰仙对自己连抬起都无法做到的右臂全然不在意,只嚷着要吃东西。倒是利用右手无法活动为由,笑嘻嘻地逼迫随心喂他吃饭。

    到了第四天,他已经不顾大夫的阻止,蹦跳地四处晃荡,顺便用一张毒嘴折磨每一个路过的人。

    可随心每次看到师傅的右臂,心脏便如寒冰般冻结。

    纳兰仙岂会不懂。如果可以,他真想直接把右臂砍掉算了,总比惹来他的小猪猪伤心好。

    青雷一睁眼就见到天白羽,惊讶得说不出话。他见自家弟弟温和地陪伴在自己身边,还亲自把汤药送来喂到嘴边……别说青雷,所有人看到此景象都吓得心脏停顿。

    骆星没什么致命大伤,便陪同随心料理事务,可话越来越少,随心自然知道缘由为何。那日山崖上,生死一刻,她忘记一切喊出的话语,不是只有师傅听到。

    随心看着骆星,低声道:“骆星,对不起。”

    骆星倒先笑了:“为什么突然道歉?”

    他摸摸她的头,一如既往的宠爱。可她反而避开,骆星才发现她眼眶中泪水打转,看得他心都痛了。

    他轻轻将她拥在怀里:“随心,你又想到什么了?你就是爱胡思乱想。”

    她发现骆星还是和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