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师傅,矜持啊 > 第22章 美男组团救小猪(1)
    “小白羽,人家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怎么看两下就扔掉?人家会难过啦!”纳兰仙做抹泪状,惹得身边的骆星和青雷鸡皮疙瘩落满地。|[.LaiYetxt.爱-奇-书屋ЩЩЩ.Ι⑺5ωц.COм

    躲避在暗中的随心也冷了一下,为快点结束这个话题便果断地跳了出来:“师傅,我在这里!”

    漆黑的夜色忽然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绵绵不断,纷纷扰扰,落在屋檐上形成了天然的水帘。

    烛火在夜风下跳跃,连带房内的几束黑影也跟着不安定地跳动起来。

    纳兰仙捏着柔软的信纸,目光低垂,并不说话。

    隐隐有种天崩地裂的怒气在酝酿。

    向来面无表情的青雷难得眉头深锁,原本阴沉的面色变得更为慑人,许久,他才开口道:“我该寸步不离的,是我的责任。”

    “你要自责是你的事。”纳兰仙转过身,唇上仍是妖冶的媚笑,可眉宇间没有半点儿笑意,“但我从没把守护随心当做你的责任。”

    旁边的骆星沉声道:“现在的重点不是讨论这个,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纳兰仙扔下手中已扭曲的信件,拂弄着满头乌丝,“当然是拿醉花音换人!那种东西,怎能和小猪猪的性命相提并论!”

    “二哥!”茹月轻呼,“还有三哥……”

    纳兰仙口气中充满鄙视:“那傻小子是活该!”那么容易就被别人绑了,还算是他白皓月的弟弟吗?

    “不过醉花音已经烧了,如何给他?”骆星忽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纳兰仙扬起极度自负的邪笑,理所当然地道:“再写一本不就是了?那种东西,写多少本都可以。”

    “问题是,那个天白羽拿到醉花音会放人吗?”

    “不管放不放人我都会将随心带回来……”

    “我说过了,别单方面当成是你的责任。”纳兰仙讪讪地笑道,“不过你确实有错,错在做哥哥的教导无方,养出这么一个浑球弟弟!不好好修身养性,净做些偷啊抢啊绑架的事!”

    毫不理会青雷额头青筋直跳,某人轻哼一声:“那就这么决定了!茹月,帮我准备笔墨!”

    纳兰仙整晚都伏在书房,其他人则去做明日起程的准备。第二天一早众人回到书房,只见某人正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叼着笔杆子,摇来摇去似乎还挺闲好玩的,丝毫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大师风范。

    骆星不禁掩着脸,险些昏倒:“你还有空闲玩儿?到底写出来没有?”

    纳兰仙这才回过神,抓抓满头秀发,有些为难地道:“这次还真被你说中了,有些细节实在想不起来。”说话间他又在纸上胡乱写下几行字,“算了,反正也没人知道真正的醉花音写了些什么,随便写画点儿东西就是了。”

    骆星和青雷就算脾气再好,这时候也会冒出想拔剑砍人的冲动?但鉴于此人妖武功实在太高,砍死他的成功率估计很低,于是又决定“善良”地放他多活几年算了。

    “我看看你到底写了什么。”骆星拿起桌上的宣纸,看着看着眼瞳却越睁越大,额头不禁多了层薄薄的冷汗。

    如果这秘笈真是纳兰仙临时想出来胡扯的,那此人已远远不止一句“奇才”所能概括的了。

    看罢骆星无奈一笑,将纸张递给旁边的下人装钉:“不管这是否是真的醉花音,也已足够应付天白羽了。”

    虽然不愿承认,但事实证明,纳兰仙确是个天才。|[.LaiYetxt.

    浩浩荡荡的队伍犹如一条蜿蜒的蛇,沿着高耸的山路,缓缓朝最高处的堡垒迈进。一匹快马迎面而来,直奔队伍中间一座豪华马车前,马还没拉住,人已先喊:“少主,老爷有信!”

    华贵漂亮的马车帘子被轻轻挑起,露出天白羽俊雅出众的面孔。他微眯的双眼骤然亮起来,激动得声音都略为颤抖:“爹怎么说?”

    “老爷非常高兴,说少主这次做得很好!”

    天白羽仿佛被摄了魂魄,还未回话,突然从马车里跃出一个娇小的少女,猛地扑上来,一口咬在天白羽的手臂上。嘴里还含糊着骂着些什么,可惜天白羽没心情研究,只叫人将她绑得再结实一些,还特别强调要把嘴堵上。

    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天若翼仍满脸黑线。还从来没人敢把少主的手当猪蹄啃啊!这女的……太恐怖了!

    天白羽低下头,佯装淡然地送走传信人,垂下帘子,可怎瞒得过长年跟随在左右的天若翼呢?

    天若翼比谁都清楚,少主究竟有多渴望得到老爷的这一句称赞,他那么努力,也终于变得那么优秀。

    但,一个白皓月,一个天青雷,却如两座巨型的山垒般重重压在了他身上。

    无论他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超越的两个天才。渐渐地,少主表面在人前笑得斯文高雅,但都只是伪装的面具,是为了成为“好掌门”所必须的面具。

    其实白敬月说得对,所以少主才会如此怒不可遏,甚至丧失理智。

    少主近乎竭斯底里地渴望获得老爷的称赞。使尽一切方法,不择手段,也要达成老爷那高高在上的要求。

    天若翼望着华贵紧闭的车帘。

    就和天下间所有的孩子一样。其实少主想要的,只是老爷的一句由衷的称赞而已。

    等一行人赶到越天城,见到面前气势磅礴的守城时,骆星不禁吹起口哨来:“还蛮招摇的嘛!”

    越天城在武林享有名号,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城墙高逾三丈,砖石坚壁,就是走进城一步也非易事。

    城墙上的守卫发现来访者,忙喝:“来者何人?有什么事?”

    纳兰仙歪嘴一笑,轻柔妩媚地道:“讨厌,是你们家天白羽少主邀请我来的,我是什么人该问你们少主!你们少主和我的关系可非比寻常,若不开门,小心回头少主教训你们!”

    守卫弟子面面相觑,从没听闻少主有这么一位红颜知己。只是这女子真是美丽非常,想来少主也是男人,会喜欢上也是情理之中……

    众人拿不定主意,只好谴人去询问少主,便回复道:“姑娘请稍候,我们禀报过少主就请你进来。”

    “不用这么麻烦!”

    纳兰仙眨眨大眼睛,可爱无邪地笑着走到大门前,抬脚往丈来高的木制大门上一踢。只听“哐”一声巨响,偌大的门上被踢出个一人高的口子来。

    城墙上的弟子全吓得面如土色。明明是一名娇弱的美丽姑娘,不过轻轻一踢,竟然把越天城坚牢的大门都踢穿了?难道是建城时被贪了款项,这城是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

    纳兰仙掩嘴娇笑,径自进了城。后面两人也顺便跟进去,嘴里喊“打搅了,景色不错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好像来观光旅游。

    众弟子被吓得魂飞魄散——百年来无人能破的越天城,竟这般轻易地就被入侵了!

    终于有名弟子反应过来:“快……快敲警钟!”

    警钟一传十,十传百,由近而远,传入城中心。

    三人蛮不在乎,闲地漫步于城中,纳兰仙和骆星一路讨论着什么“哇,越天城弟子的衣服好难看”“那栋建筑一看就知道是养小老婆的”“越天城居然没有女弟子,性别歧视啊”之类的问题。只有青雷悄无声息如同影子。

    他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清楚地记得在这里渡过的每一日。

    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了呕吐反胃的感觉。

    阳光明媚,春风依旧,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那么清新。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然可以那么平静地走进越天城。本以为下次踏入,是要把这里铲平毁灭才对……

    是自己变了。现在的他,只记挂着那名单纯无邪的少女,其他都恍如隔世,仿佛从来不曾存在。

    原来“忘记”并不如他所认为的那么难。

    纳兰仙和骆星正讨论得热烈,面前走来一人,青雷顿时浑身一颤。只见刀伯苍老的面孔上挂着微薄的笑容,他淡淡地扫视过数人,道:“少主在西城头等各位,请各位跟老朽过来。”

    纳兰仙瞟了一眼面色微白的青雷,走上前,盈盈笑道:“好啊,反正我们本来就是来找他的。你说对,青雷?”说着他向青雷抛了记媚眼。青雷打了个冷战,倒恢复了平日的神色。

    三人心里都明白,这一去在劫难逃。可比起无头苍蝇般寻人,正面直接和正主儿交锋,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北方真的好冷。

    随心抬起指尖冰寒的小手,轻轻呵出热气到手上取暖。

    只有在守卫交接时,她才能透过打开的大门隐约看到外面的景致,判断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京城的冬天虽然也很冷,但跟冻彻心扉的东北没法比。

    迷迷糊糊中,旁边的敬月突然动了动,沙哑着声音道:“是警钟……”

    随心蓦地睁大眼,大喜:“敬月大哥你醒了?哪里不舒服?伤口还痛吗?”这些天白敬月昏迷的时间多过清醒,她好担心。

    “是二哥来了。”白敬月肯定地道。

    “是师傅?”

    白敬月闭眼想了想,突然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