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师傅,矜持啊 > 第3章 仙人阁(2)
    天白羽越是笑容迷人,随心脑袋上的冷汗越是狂飙:“这……韩姑娘向来是依先来后到的顺序做的,你一下子要提前……”

    话没说完,天白羽纸扇一收,向同桌的深衣男子大声谈笑道:“若翼,你说昨日看到的殷红姑娘如何……”

    “啊——”随心发出惊天惨叫,成功盖过了对方的声音。|[.LaiYetxt.**爱**奇**书屋www.Ι⑺5ωц.Μ

    天哪!以他这音量,别说二楼的客人了,连三楼和一楼的客人都能听到!

    天公子又笑了,眨眨一双不知迷惑过多少姑娘的眼眸:“那……姑娘,你说我们还要等多久?”

    随心自认倒霉:“知道了,我让韩姑娘快点儿给你们上菜就是。”

    “快点儿是多快呢?”

    “反正就是尽快啦!”

    雅座突然又响起高音量的说话声:“若翼啊,这仙人阁的菜肴果然名不虚传,但我看姑娘就掺水太多了,搞不好这韩姑娘其实也只是替身……”

    “啊——”随心第二次无可奈何地惨叫着投降,我现在就去厨房,让韩姑娘马上为两位贵客做菜!不知两位觉得可好?”

    看样子天白羽很满意随心这次的谄媚表情,点点头道:“那你快去快回。如果等太久,我们可能会因为肚子太饿而和旁桌的客人聊点儿闲话打发时间。”

    随心无可奈何地直奔厨房,就希望韩眉姐姐能看在平日的交情上卖她一次人情。

    没多久,随心便端着三道菜前来,将其扔在了桌上。

    “拿去,你们这些强盗!”要知道她动了多少嘴皮子才让韩眉姐姐徇私舞弊提前弄这三道菜啊!

    随心边诅咒自己的倒霉边准备离去,却又被拉住:“姑娘,请等一下。”

    “又怎么了?”这家伙再叽叽歪歪难保她脾气再好也要变身妖怪杀人灭口。

    天白羽突然还她一个礼:“在下并非有意欺负姑娘,只是仰慕韩姑娘的手艺,苦等不到,不得已才委屈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

    恶徒突然有礼,随心反而不知所措:“算了……反正昨晚的事你绝对不能跟其他人说!记住!”

    “放心放心!”天白羽笑起来,“在下越天城天白羽,旁边这位是我的随仆天若翼。未请教姑娘如何称呼?”

    果然就是这家伙!

    昨天听到其他姑娘们一直在讨论,说他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是什么越天城的少主,所有女子眼中最完美的夫婿人选,若能嫁给他,是十辈子积下来的福气!

    随心点点头:“我叫慕随心……对了,越天城是什么?”

    “姑娘你开玩笑?”天若翼忍不住讥讽道,“你是哪个乡下来的?居然连我们越天城和天公子都不知道?”

    “若翼!”天白羽轻喝住属下的无礼,笑着向随心解释,“我们越天城在东北非常出名,主要做药材、木材、马匹方面的生意,是东北一带最大的商户,此外在江湖上也有所涉及。姑娘可能年少,所以不知晓。”

    “江湖?”随心终于听到关键,眼前一亮,“你们是传说中的武林人士?”

    神哪!她终于等到了!是江湖呀,她最最向往的江湖!

    随心激动起来,双眼散发出近乎灯塔般的闪亮光芒:“那你们会什么武功?厉不厉害?”

    “越天城的人以‘天’字姓为多,练的也是自家流传下来的越天武学,至于这厉不厉害……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出来的。”他表面上含蓄,不好露出太多炫耀之意,但态度上免不了有几分得意。毕竟越天城是江湖上三大门派之一,越天剑法更是精湛高超的武学。加上他们的生意遍布天下,人人都要靠越天城吃饭,自然是有骄傲的本钱。

    如天若翼所言,如今确实只有山上乡间的野人才会不知道越天城的存在。

    随心却真的一无所知。一来爹从不提江湖事,二来她只对“天下第一武功”此类高等字眼感兴趣,没涉及此的一概自动从脑海中过滤,简直强大到了一种地步。

    果然,她立即兴冲冲地问到关键点:“那你们会不会天下第一的武功?”

    天白羽和天若翼都愣住。天白羽纵然自负,越天城也崛起得极快,但说到这天下第一嘛……

    “这个……白羽不才,远未及此,愧不敢当……”

    天白羽的脸色有些尴尬。|[.LaiYetxt.会问这种问题必然是门外汉,但正因是门外汉,反显示自己刚才的吹擂尤为废话。

    随心有些失落。确实,哪里可能如此巧,那个会天下第一武功的人就被自己碰上?

    随心正要离开,突然被旁边匆忙下楼的客人擦撞到,对方连忙道歉。

    “姑娘没事?”天白羽忙问道。

    随心无大碍,倒是怀里一直揣着的牛皮册子掉了下来。

    “姑娘,你的书……”天白羽见了,捡起来拍拍书中的灰尘,刚想合拢递上,却猛地愣住。

    随心不禁奇怪:“怎么了?”

    天白羽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盯着书中的内容,又连翻几页,越看表情越严肃。爹嘱咐随心不准看书的内容,她也不知这是何书。想起师傅看到此书时如此厌恶,该不会——这是什么危险书籍?

    天哪!爹可不能坑她呀!

    天白羽忽然拉住她道:“慕姑娘,这本书是如何得来?”

    随心本想拿回书,却反被人拿住,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灵机一动:“这书不是我的,是我师傅的。”

    “你师傅是谁?”天白羽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师傅就是这仙人阁的老板啊!”

    这下轮到天白羽意外了,他突然朗笑起来,全没了刚才的紧张,只道随心口中的老板是普通姑娘家,当下便放宽心,又道:“慕姑娘,能否请你师傅出来一聚?在下想恳请她把此书送与在下,无论她开什么条件都可以。”

    随心十分烦恼:“我师傅现在不知身在何处,我也寻他不着。”

    “那她何时回来?”

    随心也很想知道那个混账师傅跑哪里去野了:“我也不知道。师傅经常突然消失,等他玩够了,大概就回来了。”

    “慕姑娘,实不相瞒,此书在你或你师傅手中非常危险。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而是一部曾经给武林带来极大灾害的邪门武功秘笈。你们姑娘家难以保护此等重要秘笈,万一被坏人知道,不但秘笈有危险,你们也有危险。不如交给在下?”

    随心傻眼了。

    天白羽一脸诚恳,实在不像在骗人。可若真是如此,爹为什么要她把这东西带给师傅呢?难道师傅不肯要就是因为知道这是邪门武功?而爹又是如何得到的呢?

    而且师傅不在,岂能任意决定如何处置?

    “随心!你在哪里?快过来帮忙!”

    楼下传来其他姑娘的吆喝,随心像寻到救兵,忙夺过天白羽手中的书,往楼下跑去:“请让我想想,迟点儿回复你!”

    天白羽岂能让她就此逃掉,又道:“那就明日!明日傍晚,白羽在西面的齐山小亭等你,你一定要带着这本书来!”

    直到随心的身影消失在一楼的人潮中,天白羽依然紧握着拳头。

    天若翼走到他身边,按住他握拳的手,低声道:“公子,此处人多,不宜动手。”

    “我知道!”天白羽低吼。

    刚才!就在刚才!那本武林中人人渴望得到的绝顶秘笈就在他手中!他多想多看几眼、多看几页,背下书中的所有心法与动作,然后……然后……

    他也许就真有可能成为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了!

    “公子,那真的是传说中的‘醉花音’?”天若翼还有些怀疑,如此厉害的秘笈怎会在一个完全不懂武功的小丫头身上?

    “那种以柔克刚的心法招式,十年前我在武林大会中见过,绝对没有错!”

    天白羽紧咬着牙,怕自己真的会克制不住,在人潮中动手——这才是天下一等一的武林宝典,在那样的小丫头手中简直是天大的糟蹋!

    “公子,我们先走!”天若翼担心他会失控,忙扯住他离开了仙人阁。

    天下之大,谁不想得到第一头衔?谁不想自己武功第一?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