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师傅,矜持啊 > 第2章 仙人阁(1)
    如果你再问老百姓:仙人阁中谁最美?

    他们一定会答:不是头牌殷红姑娘,不是全才的映霞姑娘,而是仙人阁的老板——当年买下牡丹楼的那名男子——纳兰仙。|[.LaiYetxt.**爱**奇**书屋www.Ι⑺5ωц.Μ

    天底下的师傅,到底是如何对待自家徒弟的?

    随心身系华丽服裳,梳京城最流行的发型,浑身上下都是贵重饰品,每一件皆金光闪烁到不禁让人炫目。脸上的大浓妆彻底遮掩了本来平凡的小脸蛋儿,保证每走一步路,都可掉下一箩筐白面粉。

    不过没关系,她不需要走路。只要坐在这里当一个称职的木偶,完美演出这场戏。

    “随心,准备好没有?”

    无聊到极点的随心早已快快乐乐地接受了周公的热情邀请,正和周老爷子烧烤呢,脑袋上猛然一记巨痛,硬是把口水淌满地的她从烤肉堆里拽了回来。

    “好痛!”随心抱着肿了个大包的脑袋惨叫,脸上那厚厚的面粉险些龟裂毁容,“拜托你心理变态就去看大夫,别天天以欺负活泼可爱的我为乐!”

    她面前的是一名绝色美人。

    美到天地为之失色、世间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移开目光的倾城倾国美人。瀑布般黑亮的长发简单地绾了一圈发髻垂于修长的腰身背后,玲珑十指如晶莹剔透的白玉,加上精雕细琢的五官。一双大眼犹如夜魅,每一下眨动,幻若妖精降世。

    可随心才不会被他的皮相骗到呢,可惜怒火还来不及燃为雄雄烈焰,便又被一下狠拳击得粉碎:“叫你干活儿你竟敢找周老头子约会!还有,坐得这么龌龊干嘛?客人就是离你两丈远,也知道你是大大的冒牌货!”

    随心不甘愿地坐直,忍不住嘀咕:“明明叫我只要坐在这里就可以,这么多意见自己来……哎呀!”

    “少乱嚷!殷红不但是‘仙人阁’第一头牌,也是我们扬州第一美人儿!你这样大呼小叫,简直侮辱了殷红在全扬州城乃至全国无数男女心目中的形象,到时候你赔得起吗?你给我乖乖坐好,万一被发现你是假的……哼哼——”

    虽然拥有绝色天香的容颜,但显然美丽的外表下未必配有一颗温柔甜美的心,至少在随心看来,面前的人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活动式屠宰刀。

    “仙仙,麻烦你过来这边看看好吗?”

    “好!我马上过来!”

    背后响起另一名女子的呼唤,美人儿瞬间从恶毒屠宰刀变身成善解人意的温柔老板。幸好他走得快,否则别说厚厚的面粉,连随心的面皮都会被他敲下来。

    但说到底,若不是她心软求师傅让殷红姑娘离开,现在就不用顶着这堆重到能压死大象的饰物、衣装以及满脸厚面粉来充当花瓶了。

    不对!千错万错,错在她居然会拜那个外表美丽内心凶残的人妖为师傅,从此开始黑云盖顶的悲惨人生!

    扬州向来以花柳闻名,可如果你问扬州百姓心中最美的是什么,他们一定会答你:仙人阁的姑娘,比花还美。

    仙人阁本是一间名为牡丹楼的青楼妓院,在扬州并不特别出名,现在已鲜少有人记得。

    因为八年前,一个路经此地的男子看不惯老鸨对姑娘又踢又打,全然不把她们当人看的态度,便掷万两黄金买下牡丹楼,当晚就放了被迫卖身的二十多名姑娘,余下不愿离去的也恢复了自由身。

    男子做完善事便欲离开,但姑娘们哭天喊地,个个说要以身相许报答大恩。结果男子“被迫”留在此地,把牡丹楼改头换面。雇来各技艺高超的师傅,不但教姑娘们琴棋书画,连厨艺、刺绣等一技之长也逐一教之。

    本以为青楼女子不卖身根本无法经营下去,不料却以“艺楼”而闻名远近,客似云来。从宫廷高官到地方草莽,皆慕名而

    至,令仙人阁成为扬州一大特色。

    如果你再问老百姓:仙人阁中谁最美?

    他们一定会答:不是头牌殷红姑娘,不是全才的映霞姑娘,而是仙人阁的老板——当年买下牡丹楼的那名男子——纳兰仙。|[.LaiYetxt.

    大家都说纳兰仙是天上下来的仙人,解救这些苦难姑娘,所以才名为“仙人阁”。若非见了他,扬州的老百姓还不知道世间竟有如此美丽动人、超凡脱俗的男子。

    一举手一投足,都似蓬莱仙境中悄然跃下的精灵。

    慕随心记得很清楚,半年前她第一次见到纳兰仙时,同样惊讶得足足三天合不起下巴。

    要知道,她可不是来拜师学什么琴棋书画或刺绣女红的,而是寻觅能教她天下第一武功的武林高手!

    可纳兰仙翻开慕捕头写的信,承认他确实就是信中委托来教她武功的人,她没找错师傅。

    直到那日巧遇一个喝醉酒自称什么江湖双刀虎的大汉调戏殷红姑娘,她才终于合拢下巴——爹没骗她,纳兰仙手指轻轻一扭,大汉便倒在地上,哭爹喊娘地求饶去了。

    随心立马光速拜求纳兰仙收她为弟子,教她能成为武林高手的绝世武功。

    纳兰仙似有千百个不愿意,但看着慕捕头亲笔写的信函,还是勉强答应了。可随心欢喜了不到三天就发现不对劲儿。

    她被骗了!

    这个所谓的师傅以锻炼为由,让她在仙人阁中每天从早忙到晚,却都是些和武功全然无关的杂事!

    他以为她是一个自动送上门的杂工吗?

    纳兰仙笑得奸诈:“你是不是已拜我为师?”

    没错,三日前她确实以师徒礼节正式拜他为师。随心诚实地点了点头。

    “那……”纳兰仙笑得更甜了,“师傅有事要徒儿帮忙是不是天公地道?”

    随心犹豫了片刻,想想也没错,又点了点头。

    纳兰仙笑得春风得意:“你也见到了,仙人阁每日贵客不断,我都忙不过来。既然你是我的弟子,为师傅分忧解难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随心气得七孔流血。纳兰仙一脚踹到她的屁股上:“还不快去厨房洗碗,少在这儿摸鱼!”

    她就此开始暗无天日的杂工生活。半年下来,屁点儿武功没学到,倒是端茶倒水招呼客人练得得心应手熟能生巧,还要每天充当纳兰仙磨炼毒舌的靶子。

    本以为爹是被她要离家出走寻找师傅的决心吓到,才终于投降答应介绍一流的武学宗师给她。现在看来还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否则天下间的武林宗师那么多,为何爹偏偏要她拜青楼的人妖为师傅?

    仙人阁今晚灯火辉煌,天尚未黑,大堂的八仙桌早已坐满,尤其前几排的,皆是非富则贵人士。每月初五,仙人阁的前排座位可是人人争抢的目标,少说也要掷下百两银子才能得此佳座。寻常人家光是能在这天步入仙人阁,已是极为困难。

    按照惯例,每月初五乃仙人阁所有姑娘表演技艺之日。仙人阁已不是普通青楼妓院,姑娘们是否接待客人全凭心情,尤其几位头牌,更是一个月都难以见一次她们的精彩技艺。但只有今日,无论任何理由,仙人阁的全部姑娘都必须出席,表演各自拿手的绝活儿,作为感谢城中百姓平日支持的谢礼。

    “随心,准备好了吗?”

    听到师傅的问话,随心无奈地叹气:“好了啦!”

    幕帘拉开,第一位出场的便是头牌姑娘殷红。而此刻坐在最高顶上、由一层薄纱略为遮盖面孔的,当然是假“殷红”——因为真正的殷红昨日已与心仪郎君赶往他们爱的路上了。

    来到仙人阁这半年,尽管随心每天都在一个卑鄙无耻的师傅底下受尽欺压,与其他姑娘却十分投缘,尤其是殷红。殷红虽为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