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洪荒:咸鱼的我,被通天偷听心声 > 《洪荒:咸鱼的我,被通天偷听心声》正文 第175章 道友请留步

《洪荒:咸鱼的我,被通天偷听心声》正文 第175章 道友请留步

    第175章 道友请留步

    看着眼前的大地,申公豹脸上充满了惊讶。

    虽然知晓西方贫瘠,但他也没想到如此的荒芜。

    空中灵气稀薄不提,整个大地萧条一片。

    一眼望去,稀稀拉拉点缀着几株植物。

    整个大地上,也是一片片裸露的黄沙。

    目之所及,甚是荒凉。

    更关键的是,眼前的这种情景,已经持续了半个月时间。

    “也不知道那须弥山还有多远!”

    扫了眼四周,申公豹非常郁闷。

    虽然修道的日子不短,但这是他第一次来西方世界。

    那些西方教修士在须弥山修炼。

    可申公豹哪里知晓须弥山在什么地方。

    此地不仅贫瘠,而且面积还非常大。

    更关键还毫无人烟。

    找个打听消息的人都没有。

    申公豹只能沿着先前所遇之人的指点,估摸着前行。

    随着不断的深入,滚滚黄沙席卷而来。

    周围的植物越来越少,整个大地上都是砂石,再也看不到一处绿色。

    立在场中的申公豹傻眼了。

    他感觉自己应该是走错了方向。

    面色郁闷的他,转过身行。

    但身后早已是滚滚黄沙,来时的足迹全都消失不见。

    抬头望天,亦是灰色一片,不见日月星辰。

    环顾四周,申公豹有点愁。

    他感觉自己是不是迷路了。

    赶来这洪荒西方,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

    如今若是再迷路,恐怕到时候回到人族之中,量劫有没有结束申公豹不知道,但崇国铁定是没了。

    那崇边豹明显不如其父,少了他的辅佐。

    绝对坚持不了多久。

    心中有点急的申公豹,只得按照自己的感觉选择一个方向奔去。

    飞掠了小半天的时间,周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黄沙漫天,不见任何东西。

    申公豹有点烦躁了,心中想着先前就应该向金刚手打听打听西方的情况。

    不然,何以浪费这么多时间。

    正当申公豹气恼之际,骤然远处滚滚黄沙中,他看到了一个黑影。

    心中一喜的申公豹,连忙飞奔而上。

    那是一位于黄沙中踏步的身影,明明在他眼中一个步子一个步子跨出,但速度飞快,晃眼就要消失在他的视线内。

    见此的申公豹,连忙口中大喊:“道友请留步!”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生灵,不管对方是不是他要寻之人,都不能错过。

    前方行走之人,显然也听到了身后风沙中的呼喊。

    停下脚步,惊讶转身望来。

    飞快追了上去的申公豹,看着眼前一身麻衣的修士,眼中惊疑。

    对方不仅衣服上布满了风沙,连露出的皮肤上,也是结了厚厚一层黄沙。

    布满黄沙的脸上,嘴唇干涸,只有一双眼睛充满了灵动。

    “贫道申公豹,见过道友。”

    心中惊疑的申公豹,连忙上前见礼。

    刚才的情景,很明显对方实力在他之上。

    眼下情况看来,这道人应该是在沙漠之中苦修。

    “贫道须弥山大势至,道友到是面生得很,怎出现在这三千里黄沙之中?”

    大势至做了个佛偈,面带疑惑。

    听到对方自称,申公豹眼中一亮。

    总算是找到人了。

    不过听对方说什么三千里黄沙,申公豹就有点不解了。

    他虽然实力不强,但怎么说也是个金仙。

    小半天飞行,也是以百万里为单位。

    怎么可能还被困在此地。

    “道友!贫道刚才飞奔了何止百万里,怎么还未出这三千里黄沙?”

    对于打交道,申公豹最是擅长,自然知晓怎么拉开话题。

    微微一笑的大势至,朗朗应道:“一沙一世界!三千里黄沙,乃是三千小千世界,自然不止区区百万里。”

    “噢!这西方世界竟是如此不凡。”

    闻言的申公豹,登时眼中大惊。

    他是真的有点惊讶。

    一片黄沙之中,竟然隐藏了三千个小千世界。

    看来这西方世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听道友意思,似乎不是我西方之人?”

    神情温和的大势至,略带诧异的打量着申公豹。

    眼神之中,带着点点火热。

    申公豹虽然只有金仙修为,但对于眼下的西方来说,还算是不错了。

    毕竟西方贫瘠,绝大部分地方灵气稀薄。

    生灵想要修炼,实在是太难了。

    原本西方还是有不少生灵,可眼下除了须弥山周围,其余地方皆是往东方而去。

    如今遇到一个金仙修为之人,定要劝说入西方教。

    “不错!贫道乃是昆仑玉虚门下,此次不远亿万里之地而来,仅为完成旧友所托。”

    说罢的申公豹,顿时深深一叹。

    听闻对方乃是玉虚门下,大势至眼中划过一抹失望。

    他可不是准提、接引,对方同为圣人门下,哪里敢冒然强渡。

    只是听到后面的话语之时,大势至有点疑惑。

    前来西方世界,仅是为了旧友所托?

    心生好奇的大势至,不由开口询问:“道友是受何人所托?”

    “贫道好友金刚手...”

    面带忧容的申公豹,叹了口气应道。

    可话语还未说完,就被大势至打断。

    大势至面色一惊,口中大呼:“金刚手师弟?他怎么了?”

    “道友竟是金刚手师兄!!!申公豹见过道兄!”

    申公豹面色一惊,连称呼都改了。

    大势至点点头,沉着脸问道:“申道友,我师弟他如何了?”

    他记得在进入此地苦修前,金刚手奉师命前往东方。

    已经有好些年没见了。

    “金刚手道友甚是命苦,我等于人族之中相识,哪知竟....”

    申公豹开始了卖力的表演,说到最后更是声泪俱下。

    听闻金刚手被人打死之时,大势至整个人都愣住了。

    西方贫瘠,他们西方教本就没几个弟子。

    所以众师兄弟之间都情同手足,眼下居然陨落在东方。

    “何人杀我金刚手师弟。”

    说着的大势至,体表之上缕缕金光溢出。

    霎时间,周身黄沙尽数消失,露出了大势至真正的面容。

    宝相庄严,只是此刻眉宇之间带着浓浓的怒气。

    “一名唤做袁洪的白猿,贫道不是其对手,故而前来相告。”

    说着的申公豹,面色气愤至极。

    “袁洪?!!!申道友当真是情深,东西方相距如此之远,还能前来,此恩我大势至铭记于心。”

    “不过师弟之仇,不得不报,贫道即刻就前往那东方走一遭,看看那白猿何等来历,敢杀我圣人门徒。”

    大势至同样愤怒。

    不过想到申公豹的行径,心中亦是有点点感动。

    虽然他未曾前往东方,但亦是知晓两者距离。

    如此遥远的路程,中间肯定充满了众多危险。

    听着对方的话语,申公豹心中大喜。

    不过当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有点忧虑的说道:“那袁洪可不简单,而且其还有六个兄弟,个个皆是不凡,道友一人前往...贫道不是不相信道友,只是怕生出意外,贫道心中愧疚。”

    东西方隔着这么远,这大势至看着是不凡,但万一又出现了个意外,他又得跑来。

    一来一回,都几个月时间。

    在申公豹看来,实在是太远了。

    要是一次性多寻求几个西方教修士,那就好多了。

    见申公豹说的如此郑重,大势至微微皱眉。

    随即轻声说道:“如此也好,我虚空藏师弟亦在这三千黄沙中修炼,可唤上他一起。”

    “如此甚好!”

    闻言的申公豹,眼中大喜。

    一下请来金刚手的两位同门,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随即两人不再交谈,直往东北方黄沙中而去。

    而此刻的崇国之中,正如申公豹所担心的一样。

    少了他的扶持,而崇边豹又没有崇黑虎的能耐。

    面对携大胜之势前来的闻仲大军,根本就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就算是他紧闭城门,高悬免战牌,亦不过坚持了个月时间,就被攻破城门。

    崇边豹携残军退走崇国都城,纠结其余诸侯于四周游走攻击,等待着申公豹的到来。

    此刻原崇国都城之中,闻仲面色大喜。

    “袁洪将军,此行多亏了你们相助,不然何以如此快大破反贼。”

    看着下首的梅山七怪,闻仲甚是欢愉。

    “太师言重了,我等整日厮混于营中,都未曾出过手,哪是我等之功。”

    袁洪却是摆摆手,有点无奈的应道。

    那天一棍子敲死金刚手之后,原本还以为会有其他西方教修士出现。

    哪知等了这么长时间,对方一点风浪都没有。

    就是那逃遁走的申公豹,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从那天之后,他们根本就没有再出手过。

    这让袁洪感觉有点怪异。

    长风唤其前来,在袁洪想来,遇到的对手必然不弱。

    哪知就这样没了。

    “若没你等先前之战,何以如此快的剿灭崇国。”

    闻仲可不知道袁洪心中所想,笑声朗朗。

    原先节节败退,袁洪一来,就逆风而上,直接一举攻破崇国。

    可谓是大获全胜!

    崇国被攻破,眼下这北方的诸侯已成一盘散沙,不足为虑。

    西岐战事还没有好消息传来,如今剿灭崇国,他打算向大王请征西岐。

    面对闻仲此举,袁洪也不便说出心中所想。

    不过既然长风遣他前来,袁洪也不敢有何异议。

    余下时间,只能在闻仲身边先候着。

    而闻仲,自然是遣众军,逐一剿灭余下反叛的诸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