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罕世新婚 > 第十二章 来自于老大的追杀
    fri mar 04 00:27:18 cst 2016

    熊哥回去后,当场就给猫眼一个耳光,打得猫眼在地上转了三圈才平静下来。

    看着四周冒出来的星星,猫眼一只手捂着脸,那叫一个敢怒不敢言啊!站在一旁等待着熊哥的批评。

    但是熊哥真的会批评他吗?答案是否定的。

    猫眼,光头与熊哥虽然也属于上下级的关系,但是他两却不是熊哥的直属手下。

    虽然两人冒冒失失的,但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至少提供的一些动向情报。

    出手打他,纯属于对他两笨手笨脚的一种惩罚。好不容易看着功劳来临,却被他两给弄丢了。

    照这样看下去,别说功劳,就连苦劳都得不到。

    熊哥打完后,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有一个字,“走!”

    熊哥带着一众人向外走去。

    猫眼和光头对视一眼,正挪步跟上去的时候,门外传了冰冷的声音。“慢着!”

    两人一惊,难道熊哥说的“走”不包括我们?忙抬眼看去。

    只见门口处多了几个人,而熊哥也还没到门口。

    来人向前垮了两部,傲然说道:“这件事我来接手了!”

    这话听在熊哥耳朵里,犹如五雷轰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老大的信任,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在这一刻,破灭了。都是那两个废物,办事不利造成的。

    几乎是一瞬间的反应,熊哥急切的问道:“为什么?纵然我们失败过,但不代表我们不会吸起教训,走向成功,凭什么要端了我的工作?”

    “这是老大说的!而且你…”那人在熊哥面前踱步,猛的一转身,指向熊哥,铿锵有力地说道:“要不留余地的配合我,如有差池,你担当不起,这是命令!”

    “你们今天的探查,也不能说没有用,陈喜强以及秘书确实来了医院。你们出来不久,陈喜强的几个同事也出来了,被我的人生擒活捉,此刻就在门外,只要给他们来电颜色,还怕会找不到那老狐狸吗?”

    那人说完,伸出两手,拍出几声很有节奏感的掌声来。

    门外,一个头发散乱,脸庞明显有些淤血红肿,嘴角流出一条血丝,但紧咬牙关,怒目圆睁的男人双手被扭于身后,由两人按压着。

    同样的组合还有两组,不过被压之人稍微好点,至少嘴角没有血丝流淌,只是其中一个变成了落汤鸡。细细一看三位被擒的人便是李洱尊、王福及卞帅帅。

    就在三人离开医院之后,王福的一句无心的话,却迎来了一场惨痛的教训。

    “这吴玉玫也真是的,老板出事的时候不在,现在一回来就把我们赶走了。”王福显然是对吴玉玫的做法有些抱怨。

    本来他们自己就开了两张车来医院的,用不着走路回去的,但是看着医院停车场的车辆一辆挨着一辆的,根本就无法轻松开出来。而他们又不是回公司,只是回家而已,最远的十几分钟就能到家了。

    然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不远处正赶像医院方向的一平凡少年,被“吴玉玫”三个字给吸引住了。

    作为那个地方的人,对于w公司其他人或许不认识,但是吴玉玫和陈喜强两个人,那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陈喜强本来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而吴玉玫和陈喜强的某些关系,早在那个地方就被大家传的很广范。

    悄悄发出了一条信息后,跟在了后面。

    眼看着就要走进了人民路时,那少年灵机一动,纵身跳进路坎下的水潭里,呼喊着救命,一声高过一声。

    走在最后面的王福最先听到呼救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细细一听,果然是有人在呼救。

    正打算叫李洱尊他们时,只见他两已经转过身来,同样有些疑惑。

    “是有人在呼救?”卞帅帅确定了一下。三人寻着声音回去,只见路坎下一水潭里,一个“不会水”的人就快沉下去了。

    李洱尊扫了一眼周围,极速的取来一根撑着花台树木的木棍。纵身一跳,来到了路坎下。

    勾下身子,将木棍从旁边水处划向那人,说道:“快,抓住它!”

    那少年盘算着同伴到来的时间,一般情况下,十分钟内就能赶到了,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只要再坚持五分钟,一定把他们拿下。

    木棍已经伸到自己面前了,如若不抓,则可能会出现破绽,抓了则不能拖延到时间。

    在水中胡乱的乱抓一通,终于把木棍给抓住了。李洱尊用力一拖,却不能拖出来,除了刚使力的时候动了一下,就没有丝毫进展了。

    王福和卞帅帅见状,忙上前帮忙。这时,只听那少年大叫着,“啊…啊…啊…掐住…了…!”

    “怎么办,他掐住了!”王福停住了使力,看向李洱尊。

    “帅帅,把缠绕在树干上的绳子解下来,让他抓住,往外拖。”李洱尊伸出一只手指着刚才那棵树说道。

    卞帅帅麻利的解下绳子,丢了下去。

    “放开木棍,抓住绳子。”李洱尊对那少年说道。

    那少年依言照做。

    李洱尊把木棍顺势往下一杵,那少年脸色微微一变,双脚一伸直,就被卞帅帅和王福给拖了上来。

    李洱尊杵下去的木棍本来是打算撬开掐在石头里少年的身子,但是,木棍刚好杵到那少年的腹部左右时,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掐住了。

    不过也没在意,反正都已经上来了。

    少年不由得暗自庆幸,要是被他杵下去,飞得断子绝孙不可。

    既然已经上来了,那么也应该差不多了!

    被“救”上来的少年非但没有道谢,反而一个侧身,全力撞向李洱尊。

    毫无准备的李洱尊被撞了个跟斗,少年也跟着倒了下来。但是手中的绳子向前一探,就套在了李洱尊的头上。

    李洱尊见情况不妙,两手抓住脖子上的绳子,就地侧踢少年的腿。

    两人一踢一让,就算傻子都能看得出了,遇上了坏人了。卞帅帅一个箭步跨了过来,就准备踢少年的腰时,少年放弃了李洱尊,一个鲤鱼打挺,再来个鱼跃龙门,逃过了卞帅帅和李洱尊的脚,转身一个侧踢,卞帅帅就被一脚踢在肚子上给踢下了水潭。

    但是,王福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木棍,向着少年的腿横扫过来。主力已去,新力未生时,下盘怎能稳固,伴随着木棍的断裂,少年也倒了下来。

    李洱尊翻身而起,骑在少年身上,一拳砸了下来。

    少年却是伸出右掌,迎了上去,两人战作一团。

    而正要帮忙的王福,脖子处传来冰冷的感觉,随后又听到两个冰冷的字。

    “别动!”

    刚好趴出水潭的卞帅帅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没有了伙伴的帮助,反而增加了对手,以一对三的李洱尊渐渐落了下风。

    一个不留神,脸庞上就被印上了一个拳印。右腿被踢了一脚,半跪在地上,另一边脸上又被一脚踢开,翻倒在地上。

    眼里直冒着星星,两手被反扭在了身后。

    李洱尊愤怒的挣了挣,却没能挣开。

    “带走!”

    一帮人渐渐消失在了黑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