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穿越小说 > 清风满天下 > 第六十五章
    多尔衮“去世”,听到消息的福临先是一惊,随后立即把自己关进房间,在里面闷了将近半天,出来的时候,年轻的脸上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淡淡地吩咐下去,着济尔哈朗立刻进宫议事,并吩咐内务府安排时间,他亲自去摄政王府祭典。|來也[全本小说.LaiYetxt.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顺治八年一月十二日,顺治举行亲政大典,接受朝臣跪拜。

    当天下朝,顺治即密招济尔哈朗,满达海,博洛,尼堪,命其收集多尔衮谋逆罪行。

    当晚,顺治去太后寝宫问安,庄太后提出废除满汉联合,大力扶持满蒙政权,顺治当面反对,坚持多尔衮的所有政策。自此母子之间鸿沟益深。

    次日,顺治命各王拟定各部尚书,固山额真缺员,由其亲自选定指派,逐步收拢权力,巩固地位。

    与此同时,劳亲受英亲王挑唆,以多尔博无能为由,由汪洋谋划,欲夺两白旗旗主之位,英亲王阿济格全方位支持,于人前人后直呼劳亲为“我儿”,欲借此一统正蓝旗与两白旗,接替多尔衮“死”后朝中军政大权。

    月底,正白旗大臣吴拜揭阿济格的图谋,顺治命捉拿阿济格回京,幽禁于一戒备森严的小院,劳亲等也相继被抓入狱。

    二月十五日,议定多尔衮谋逆罪名十条:以皇上之继位尽为其功;独专威权,擅作威福,一切政事和本章自行裁处,概称诏旨;不令郑王预政,擅令其弟多铎为摄政叔王;谋死肃王,逼纳其妃;以朝廷自居,令诸王,贝勒,贝子等日侯府前;府第仪仗,扈卫皆僭拟至尊;亲到皇宫内院;诳称太宗即位“原系夺位”;私制帝服;逼取皇上侍臣归己旗下等等。

    顺治命追夺其母子妻之所有封典,没收府宅,多尔衮所属正白旗归季统领。

    又亲赴多尔衮之陵墓,掘其尸体,斩头示众,鞭打棍抽,焚骨扬灰。

    至此,政权已经大致收归顺治手中,而顺治在多尔衮手里所受恶气基本得以尽吐。

    二月过后,春天已经悄悄爬上柳梢,生命的气息开始在盘丝谷涌动。多尔衮說閱讀,盡在

    在安和逸豪的关注下度过忐忑不安的等待,终于可以一畅胸怀迎接第一个不同寻常的春天。

    安独自一人赶赴京城,帮放心不下的多尔衮打听消息。

    这日,苏克萨哈来报,说多尔衮府邸已经查抄完毕,呈上清单请顺治过目。顺治粗粗一看,即放于桌上,命苏克萨哈即刻清光府中众人,自己微服简从来到前摄政王府。

    查抄后的王府花柳破败,风雨飘摇,才两个多月的工夫,立即大大换了模样。|來也[全本小说.LaiYetxt.顺治让随从远远跟着,自己一人熟门熟路,转弯抹角,径直来到安曾经住过的地方。

    小院的门没支上,随意地摇晃着,风一吹过,门撞到墙上,出空洞的声响。顺治亲自俯下身去,搬过门石来支上。后面的侍卫赶上想帮忙,却没他挥手摒退。走进里面,东西翻得乱七八糟,泥人,陶炉都打碎在地上,想找几块大的拼出个完整的都不行。这时外面一阵脚步声响,济尔哈朗进来请示,说英亲王阿济格的罪名已经拟定,该如何处置?

    顺治在拿起安曾经用过的毛笔,横竖看了看,忽然心软,道:“给他个全尸,叫他自尽,让他保持点颜面。”

    济尔哈朗又道:“多尔衮养子,阿济格亲子劳亲受阿济格指使,参与夺权,其罪较阿济格为浅,念其年轻无知,军功显赫,可否赦其不死?”

    顺治轻念:“劳亲?”他忽然想起,这个熟悉的名字曾经就在这个房间出现,这个名字的主人曾经无视其帝皇之尊,背着安肆意侮辱过他。顿时心头火起,冷笑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叫他与阿济格一起自尽。还有,你出去时候把门拉上,叫他们在院子外面伺候,朕要在这儿一个人静一静,什么事等朕出来再议。”

    济尔哈朗满心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