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玄幻小说 > 花开彼岸时 > 第六十三章 重见天日
    艳姬喝了口茶,看着窗外说“都是九十年前铸成的错。她们就算是要杀我,也是应该的。”艳姬又想起了潇鹫与潇诗小时候所受的苦。若不是她,潇诗更不会连穿金衣的资格也没有。艳姬的内心一片惆怅。忘记了自己也是被欺骗的人。

    “那曾姨是不想让她们知道您的真实身份咯?”乐馨问。艳姬点点头。“还是你最了解我的心思啊。没错。曾姨想继续瞒着她们。好好补偿她们,尤其是小鹫。”乐馨点点头,说“那曾姨为什么要让琼儿做您徒弟呢?这点是馨儿最疑惑的地方。”艳姬笑了笑,看着乐馨说“如果我说我没有目的,你信吗?”乐馨笑着摇摇头。

    “您对潇诗潇鹫另眼看待,是因为您欠她们。但是你与琼姿互不相识,况且她并不是极聪明好学之人。您说呢?”艳姬笑了笑,“你是在一步一步逼我说出来啊。”乐馨笑而不语。艳姬看向她,说“其实琼姿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有点你可能没有注意到。琼姿身上似乎有种无形的魔力,会让身边的人都跟着开心起来。”乐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改变。这一切都是因为琼姿。乐馨忽而又看向艳姬,“曾姨难道只是想利用她让某人开心起来?是潇鹫?”艳姬畅快的笑着。

    “乐馨公主的才智果然不一般。不错。其实我真正想传位的,是小鹫。只是她心里太阴暗,让琼姿在一旁感染她也好。”

    “可是您不是有彦吗?为什么不让他继位?”乐馨不解的问。心想:莫不是两人准备双宿双飞?

    艳姬的眼中露出些许伤感。“彦中蛊了。”乐馨很是惊讶。想不到他也会被人下蛊。

    “可是潇鹫也中蛊了,为什么她却可以继位?”艳姬淡漠的看着一处衣物说“我替他们看过了,潇家人的血有些抗毒的能力,所以比正常人好些。而彦可能活不过这个冬天。”乐馨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他还整天跟琼姿和小梨子玩在一起。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这样?”

    “彦身体上的伤口,已经过潇鹫了。”艳姬说。乐馨才想起,潇鹫比彦先中毒,如今却比潇鹫还多。可想而知他有多痛苦。原来,他与琼姿一起,都是强撑着身体。如果琼姿知道彦的事,不知会伤心成什么样了。乐馨无奈的摇摇头。

    “你哥哥估计这几天就会到。”艳姬说。乐馨这才想起平国还没有消息。赶紧问艳姬,“曾姨,暗伯伯有什么消息吗?”艳姬摇了摇头,“我也觉得奇怪,暗已经没有看到过他了。莫非出事了?”讲到这里,艳姬与乐馨同时站起来,对视点点头。两人心中此时想的一样。平国,出事了。

    艳姬马上派大小坏去平国查探。

    玉痕正在床上躺着时。石室又打开了。玉痕闭着眼睛说“不用问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玉痕没有听到预想的愤怒呵责声,却听到一个男子的笑声。玉痕马上睁开眼睛。他的床边,正站着一个年轻的白衣男子,微笑的看着自己。玉痕难以置信的目光紧盯着他。白衣男子的目光牵引着玉痕起身走到他面前。

    玉痕噗通的双膝跪下。“师傅。”白衣男子笑着扶起了玉痕。

    “让你受委屈了。”玉痕热泪盈眶的低着头不敢看汐止。

    “为师已经知道他们的事了。不用过于自责。就当是磨练吧。”汐止叹息着说。

    “师傅不是已经~”玉痕难以启齿的问。汐止笑了笑说,“那只是骗局。”玉痕点点头,又问“那艳姬知道您的事吗?”

    “该知道的,她总会知道的。”汐止说。

    “师傅不是说驻颜练了只能保证两百年的不老容貌吗?怎么您~?”玉痕如今跟汐止站在一起,就像是他的爹一样。汐止笑着说“那是对你们而言。”

    “你们?徒儿不明白。”玉痕不解的说。汐止看着他说“你有看到过历代暗杀会的会主尸之类的吗?”玉痕摇摇头。汐止笑着说“因为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这话一出让玉痕感到相当震惊。

    “我这次现身,也是有目的的。走吧,出去后再说。”玉痕点头,转身拿着那个伴随自己二十年的盒子。跟着汐止走出了石室。石室外全是立着的冰人。而枫溪,一直停在另一扇石门口。汐止看了看,说“这里还关着什么人?”

    汐止手吸住石门,一推便推开了。里面的床上正躺着一名女妇人合眼而枕。床头放着跟玉痕手中一样的盒子。玉痕泪眼婆娑的慢慢靠近。轻声的唤着“珍珍?”床上的女子马上睁开了眼睛。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他们四目相对。珍珍坐起身,走到玉痕面前,手颤抖的摸着他的脸。声音颤抖的轻声问“玉痕哥?”玉痕用力的点点头。送掉了手中的盒子。紧紧的抱住了王珍珍。痛哭的说“是我啊。珍珍。我是你的玉痕哥。”珍珍在玉痕的怀里哭着点点头。

    汐止与枫溪慢慢的推出了石室。站在石洞口,看着眼前的一切,叹息着说。“潇湛,我什么时候才能在那边再见到你?”

    玉痕松开了珍珍,替她擦干眼泪。仔细的看着她。王珍珍虽然老了,但是比以前更加饱满丰韵。

    珍珍抓着玉痕的手说“玉痕哥。我们有个儿子。既然我们没事。那他是不是也没事?”珍珍激动的说。玉痕更加惊讶。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儿子这件事。想了想,对珍珍说“很有可能。艳姬根本就没有对我提过。那看来儿子可能是没事了。我定会去看看。”珍珍点点头。

    两人牵着手,走出了相隔他们二十年的地方。汐止将他们带到了金鱼潭的那件房间里。再帮玉痕打通了经脉。恢复了他的功力。

    为玉痕治好后。汐止坐着休息了会,睁开眼看着玉痕说“废你武功的人是谁?”玉痕说“是艳姬。”汐止摇了摇头。“不会是她。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人。他们难道也来到这里?”汐止自言自语的说着。玉痕听不明白,只一心沉浸在自己武功又恢复的喜悦上。当他走到潭边时,惊愕的对汐止说“师傅,这些金鱼竟然会亮了。”汐止点点头说“因为潇家的又一代族长正在山中。”玉痕想了想,说“小鹫?”汐止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