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 笑揽娇夫 > 《笑揽娇夫》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血战
    十月的天气,京城安州尚属深秋。

    “胡天八月即飞雪”,在鹿回关这里,虽说今年西北气候较暖,还没下雪,却也已经寒风凛冽。

    鹿回关隘墙之上,守城的兵丁,十人一伙,在隘口处值守。一阵阵扑鼻喷香的肉味儿,缭绕而上,勾得许久不知肉味的兵丁们垂涎欲滴。

    咕噜噜……

    一阵响亮的腹鸣声,周遭的士兵再也忍不住,哄然而笑。

    “嘻嘻……”惹人发笑的小兵显然也是在兵营中混闹惯了的,好不羞赧,一手握着长枪,一手拍拍肚子嘻嘻一笑,随即苦了脸道,“阿弥陀佛!让您跟着我受委屈了,今儿个,大元帅犒赏,等会儿定拿几块肉,好好地祭祭你这五脏庙!”

    一遭人本来虽笑,却还顾及着军规,稍稍克制着,听这小兵煞有其事的摇头晃脑一阵嘟哝,古里古怪的,哪里还忍得住,无不笑得打跌。

    虽说全军餐食皆同,哪里又能当真的!那肉……能分到她们这些小兵眼前的,只怕,汤也剩不了几口了。

    有几个年龄大些的兵士,看着满脸喜悦的小兵,虽然心里并不认同,却也没有人开口。关外就是四十万契国军队,那绵延不见边际的营帐,就像巨石,沉甸甸的悬在她们头完,脸窘的通红,几欲滴血,垂着眼睛,不敢看眼前的人。这个人长的真好看啊,明明是个女子,却比男人还美。她几乎觉得,那只握着自己手臂的手,都要被自己玷污了。

    “呵呵,原来你也有这样的名字啊!”楚泠月笑笑,“歪名儿好养活,我也有呢!”

    “啊,真的么?”小臭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神仙般的人儿,会有什么样的歪名儿?她兴奋地抬起头,一双眼睛亮亮地望着楚泠月。

    “嗯!”楚泠月微笑着点点头,却没有说自己的歪名儿,只是对齐青溪点点头,片刻,两名兵丁抬过一口大锅。扑鼻的肉香,登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夜,小臭儿吃了当兵以来最好的一顿饭——伴着浓浓肉汁的白米饭,她足足吃了三大碗。只是,等她吃饱了,方才想起,那位长的很好看的大元帅,似乎还没有告诉她,她的歪名儿是啥。

    第二日,大批辎重粮草运抵鹿回关。领到新战衣兵甲的边军将士更是由衷地欢喜。

    将士们吃的好了,装备好了,那契国骑兵再来侵扰,都开始忍耐不住。自第三日起,将领们纷纷到大帅营帐内请战。却被楚泠月一一回绝。

    连续数日,契国日日谩骂挑战,将士们无不憋了一肚子火气,却无奈大帅楚泠月纹丝不动。

    半个月后,关外契军突然异动,开始强攻。

    四十万契国骑兵,如黑压压的乌云,望不到边。

    由于鹿回关隘口狭窄,契国军五个千人队为一批强攻。

    契国军到达城下五十步处,城墙上弓箭手放箭阻击,箭矢如雨,契国兵如大风过后倒伏的麦子,一片片倒下去,攻城的势头却毫不懈怠。一批兵士倒下去,又一批兵士在己方将领的弯刀下,再一次被逼着冲上来,如浪涛滚滚,连绵不绝。

    城头上的弓箭手,连续拉弓,胳膊几乎都酸痛的抬不起来了,城下攻城的契国兵却丝毫不见减少,反而,有不少契国兵终于冲过箭雨,攻到了城下。临时打造的云梯搭上城头,擅骑射的契国兵,放弃战马,攀着云梯往城头上爬。

    弓箭手退下,滚木礌石,钉拍挠钩上阵。爬上云梯的,还没有爬上云梯的契兵,被滚木礌石砸到地上,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成了一滩肉泥。挠钩搭上云梯,爬到半路的契兵,随着云梯跌下去,惨叫声后,是断肢残臂,紧接着就被涌上来的契兵踩踏的没了声息。钉拍最是厉害,绞索咯吱作响之下,钉拍一下一下砸下去,无数声惨叫,绞索再转,钉拍提起,锋利的钢钉上,除了滴滴答答的红白之物,还有被贯穿的残肢,甚至仍在哀哀挣扎扭动的人体……

    血腥,残肢,断臂,一声声凄厉的濒死惨嚎……

    地狱,这里就是地狱。生与死,在这里,不过是一瞬。生命,在某些人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发起的战争中,贱如草芥。

    天地之间,仿佛都被浓重的血腥充斥着。胃里翻涌着,几欲呕出,楚泠月却只能强忍着,站在城头。看着眼前炼狱般的惨况,心中再无一丝动摇。

    战争,有时候也是获得和平的最佳手段!

    她闭上眼睛,默然片刻,眼睫再次睁开,那眸子更加深邃,却再无一丝怯懦和犹豫。

    挥挥手,亲卫传令下去。

    片刻功夫,兵士抬上来许多竹筐。还有数十架被突击改造的床弩。

    “开始吧!”楚泠月说完,转身进入城头的箭楼。

    齐青溪略微一默,挥手下令。

    一个个黑色的铁球被放入改造后的床弩的皮兜之中。皮索拉开,一个个铁球如流星般弹射出去……

    轰……轰……如炸雷般的声音,震动了天地。也震慑住了城下攻城的契兵。

    “啊……长生天发怒了!长生天放弃我们了……”如豺狼般凶猛残暴的契兵,被这突然地雷声震惊了,她们仿佛突然失去了硬骨,变得如被狼群追逐的羊,慌乱恐惧,毫无目的地四散奔逃。

    督战的契兵千妇长万妇长,挥了挥手中的弯刀,砍到了一个逃兵,却有更多的逃兵蜂拥而至,心中的恐惧一旦爆发,雪亮冰冷的弯刀也失去了作用。

    混乱过后,遍地尸骸。鹿回关灰色的城墙,染成赤色,继而凝成一片黑红。

    当夜,契兵后撤五十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