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靖难英雄谱 > 第708章 妇人之心
    “娘去世前腌的酸梅子,终于在十二年后的今天,被我吃完了。”

    在江浦的弘毅庐,弘毅先生李祺目光怀缅地抱着一只已空空如也的大瓦罐,如是说道。

    “这是妾身从相公口里听到,最悲伤的一句话。”临安公主手里端着一碗刚做得的鱼头豆腐汤,神情黯然地立在门边。

    “回不去了,阿萝!无论你、我、还是小姝,我们都回不去了。”鱼汤散发着鲜味,李祺却似毫无察觉,仍然不舍地嗅着罐中残存的气息,显得既贪婪又留恋,良久才将那只瓦罐放下。

    “十二年啊,又是一个轮回了。我觉得我的心也就像这只瓦罐一样,空得什么也没剩下。”

    临安公主闺名“玉萝”,因而被李祺换作“阿萝”。她放下鱼汤,先用发烫的手指捏了捏耳朵,然后缓步踱到李祺身前,轻声道:“对相公来说,这是属于母亲的味道。大祸来临时,她老人家知道难逃一死,却并没有恐惧,在临行的前几天拼命腌制酸梅,只为给相公留下一份念想。”

    她顿了顿又道:“只可惜妾身和小姝都不喜欢吃。不过这也是好事,至少没人跟你抢了。”

    “是啊,小姝不爱吃呢,她总嫌太酸了。”李祺看着那空罐子,哑然一笑道,“其实她不知道,这梅子就因为腌的特别酸,才能放得持久。哈,这可是我老李家的独门秘方呢。”

    朱玉萝拾起罐子,用眼神询问李祺是否要洗,见李祺摇头,又将罐子放下,叹道:“这些年来,这罐子就像你的宝贝似的,每次小心翼翼地拿出一颗,马上又用棉垫塞紧,然后吃也不舍得一次吃完,还用小刀切开,只吃半颗。”

    “不是像,它就是我的宝贝,现在也是。”李祺一边说着,一边再次用棉垫塞紧了罐口,“不塞紧的话,里面的气味就挥发了。”

    “阿萝你不明白,这罐酸梅寄托着我对过去美好生活的怀念,我是真不舍得吃啊。如今吃完了,我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过去的生活已彻底离我远去,像鱼儿离了水,无法呼吸了一样。”

    “怪我,当初应该求娘把这腌酸梅的技艺教给我的,不过现在也于事无补了。”朱玉萝帮李祺把瓦罐放回到桌下的角落,“或许正如你刚才说的,我们都该学着向前看了。”

    “向前看……”李祺默念一声,忽然心中一动道,“阿萝你说,那张辅会好好待小姝吗?”

    自李祺从天莲峰回来,这并非他第一次提到李静姝的下落,朱玉萝想了想道:“听说张辅是燕王头号爱将张玉之子,跟着他享尽尊荣,自是不在话下。”

    “这也正是我担忧的地方。”李祺眉头紧锁,“燕王淮北大捷,然后乘胜渡江,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进京。张辅功劳不小,日后必然加官加爵,若是从此志得意满,再不把咱家小姝放在眼里,她岂非要受委屈?”

    “我们当女人的,又有几个没受过委屈?”朱玉萝幽幽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她既然打定主意不回家,你又不肯接受她选的夫婿,又何必徒增烦恼。”

    “阿萝这是在怪我了。”李祺苦笑道,“怪我总把家国忠义挂在嘴边,从来没站在小姝的立场,替她想过。”

    “这话是相公自己说的,妾身可没有这个意思。”朱玉萝拿出两只瓷碗,开始盛汤,“不过,如果老四真的掌权,相公想怎么做?还要和他对抗到底吗?说到底小姝是老四那边的人,这样会让她很难做。”

    李祺森然道:“圣上风华正茂,且有太子降世,燕王就算以靖难的名义进京,又凭什么上位?难道他敢弑君?先帝可还在紫金山下看着他呢!”

    “唉,你还是不了解老四。”朱玉萝摇头道,“但凡是他想做的事,往往不计代价,不择手段,也都是要完成的。”

    “那我们就由着他胡来?”李祺反问。

    “能有什么办法呢?”朱玉萝把鱼汤搁到李祺面前,李祺还没来及动,就听“喵”的一声,一只半橘半白的大花猫身手矫捷地跳上窗台,又沿窗台跳到桌上,对着那碗鱼汤一阵猛嗅。

    这正是那只名叫“柚子”的大猫,因常被朱玉萝投喂,并不怕人,只试探地瞄了李祺一眼,好似在说:“你不吃的话,我可不客气了。”

    李祺在柚子的后颈上摸了摸,后者立时兴奋地摇了摇尾巴,一头扎进汤碗里,大快朵颐地享用起来,连胡子都挂上了汤汁。

    “如果燕王敢弑君,我就进京城去,保护圣上至最后一刻。”

    “他真做得出的,妾身没开玩笑。”

    “我也没开玩笑。”

    房间内一时陷入沉默,朱玉萝和李祺相互对视着,仿佛都想从对方的目光里看出对方的心思,只有柚子舔食鱼汤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

    过了良久,当柚子吃完一整碗鱼汤,心满意足地又叫起来,李祺才低声道:“我并非贪图什么千古忠义之名,我只是觉得,世间人心丧乱,总要有人一正风骨。父亲是开国功臣,我又身为驸马,我不为天下先,谁敢?”

    “你这是螳臂当车!”朱玉萝紧紧盯着李祺,语气发颤地道,“那妾身怎么办?小姝又怎么办?你就不怕妾身今后一个人,也受尽那孤独和思念的折磨?就像你今天感慨那酸梅子一样,若干年后,妾身会不会也有一番感慨,什么距最后一次品尝相公捉上来的鲜鱼,已过了十二年?”

    “小姝已经觅得了她中意的归宿,不是吗?”李祺喟然道,“至于阿萝你,你自己刚才也说过,女人没有不受委屈的。”

    朱玉萝咬着牙,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柚子察觉出屋内气氛不对,放弃了在窗台上晒太阳的念头,窜进草丛没影了。

    “相公若真打定主意以身许国,那就先把妾身杀了。到时候让人把咱们合葬在一起,也算是相守一生。”朱玉萝转身摘下挂在壁上的宝剑“忆江南”,“唰”的一声抽了出来,寒光四射。

    这“忆江南”和李祺的佩剑“相见欢”都是当年朱元璋为朱玉萝置备的嫁妆,因此锋寒无比,杀气立现。

    “你这又是何必?”李祺袍袖一挥,探手把剑夺了过来,还于鞘中,目光则从窗中射出,投往远处的江面。

    “你可以说我妇人之心,没气量。”朱玉萝“啪”的一声关上了窗,“但在这件事上,我就是小心眼。阻止自己的相公去送死,这有错吗?”

    李祺正待再说,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娘说的半点错也没有,我不许爹去。”房门被一把推开,李静姝大踏步走了进来,重复道:“我不许爹去!”

    “在这世上,疼我的人已没剩下几个,我不想再失去你们了。”